顶点小说 > 威龙霸天 > 第0544章 压轴之物

第0544章 压轴之物

 热门推荐:
    不仅能帮助武者觉醒武源,还能将觉醒的时间大大提前!

    能提升真罡境武者一到两重小境界!

    修复武源的损伤!就连玄丹境强者也不在话下,而且服用之后立竿见影!

    在荀大师分别介绍了凝源丹、真武丹、归元丹之后,整个拍卖会场骤然变的寂静无声,所有人也都屏息凝视,一眨不眨的盯着三枚药丸,甚至呼吸急促!

    这三种丹药的功效简直动人心魄!

    如果不是荀大师亲自压阵,恐怕很多人会大声质疑,因为他们中很多人从未听说过还有这么神奇的丹药!

    尤其是武源受损的玄丹境强者,一个个简直双眼噴火!如果不是慑于黑市强大的武力,恐怕会忍不住冲过去抢夺!

    “父亲,我怎么从未听说过还有这三种丹药?这简直就是逆天啊!”柯统也是炼丹师,自然对荒州的丹药了解甚多,何况他还出自炼丹师联盟,可这三种丹药却狠狠地刺激了他的神经,着实令他难以接受,因为他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这三种丹药的确诡异,为父也感到不可置信,这对我炼丹师联盟也构成了严重的威胁啊!”柯向伦也意识到了危机,不过却没有质疑三种丹药的功效,因为他很清楚,荀大师的威望极高,绝不会随便乱说,也没必要质疑。

    长期以来,炼丹师联盟就是靠垄断丹药市场攫取了丰厚的利润,尤其是疗伤领域完全被他们一家独霸,即便拥有很多种疗伤丹药,却无一能修复武源。

    至于觉醒武源和提升真罡境武者一到两重小境界,炼丹师联盟更是一片空白!

    其实,长期以来,炼丹师联盟都致力于这两大领域的研发和开拓,却始终没有明显的突破,可现在这两大领域的丹药却摆在面前,这对柯向伦的心理冲击可想而知。

    “那父亲大人,是何人能炼制这三种丹药?”柯统也明白父亲的担忧。

    “目前一无所知!”柯向伦摇了摇头,面色无比凝重,“必须尽快将此人查出,否则……”

    随后忽然对柯统和罗铁雷吩咐,“统儿,你与罗铁雷即可将此事报于盟主大人,不得有误!”

    ————

    “夫人,如果这归元丹真有如此神奇的作用,那绝不可放过啊!”静芙激动的难以自已,一双美眸充满热切的目光。

    此前她已经按照花雨夫人的意思,将调查柯统的任务传回了烟雨花都,至于结果肯定不能马上得到,但凭借烟雨花都的谍报能力,用不多久就会有线索了。

    “荀大师的为人我最清楚,他绝不会信口开河!”花雨夫人也很兴奋,也很认同静芙之言,“你说的不错,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抢到手!不仅如此,我们也要搞清楚是哪位炼丹师所炼制,这对我烟雨花都太重要了!”

    “夫人,属下明白该怎么做!”不用花雨夫人吩咐,静芙就知道自己的新任务又来了,并马上起身,再次离开了包厢……

    ————

    莆掌柜同样吃惊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因为他都没想到,林岩竟然还有这么恐怖的三种丹药,即便林岩什么都没说,他也知道,肯定是林岩拿出的。

    “难道说,数日之前他炼制的就是这三种丹药!”现在莆掌柜才想起林岩在路过一座城池时,购买了一些药材的目的。不过他也没有为此生气,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根本没有资格生气。

    林岩与他只是合作关系,双方谁都没有欠谁的,林岩拥有什么丹药也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莆掌柜不仅不生气,反而更加看重林岩,也对林岩更有信心,拥有这三种丹药,林岩的能量简直可以无限放大,他也相信林岩能够解救季飞鸿和季芊翩了。

    就在人们期待之中,荀大师又说出了一个令众人吃惊的拍卖方案,三种丹药打包拍卖,总共作价一万元石!

    这一下令所有人错愕不已!

    不得不说,荀大师这一招很高,无论是何人,只要看上其中一种丹药,都必须全力以赴参与争夺,这是巨大的刺激,也能大大拉高了三种丹药的价格。

    要知道,任何一种丹药都只有一枚,而且从未现世,谁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再出现!

    对于极其渇望修复武源的玄丹境强者而言,谁都不想错过这个天赐良机,肯定会拼了老命的抬价,因为什么都比不上修复武源重要!

    一万……两万……三万……

    当荀大师宣布拍卖开始,价格就像是坐了火箭一样急速蹿升,凡是贵宾包厢里面的豪强巨贾都纷纷杀出,一个个声嘶力竭的拼命喊价!

    而大厅中的那些散客都一个个瞠目结舌,完全当起了观众,欣赏一场热火朝天的激烈争夺,一个个也都猜测最后会花落谁家!

    本来流璃的呼声最高,也被众人看好,但没过多久,她竟然销声匿迹了,这令众人大跌眼镜。

    而流璃自己却在暗暗气恼什么人忽然拿出了这么令人眼馋的丹药?也不提前说一声!真是可恶!害的本小姐毫无准备!

    因为前面她疯狂的大肆挥霍,导致手头上的元石数量锐减,已经无力再竞购了。

    一旁的尤先科却微微一笑,“小姐,你还记得那个跟你抢变异桂兰草的家伙么?”

    “当然记得!怎么了?”

    “这小子颇有点古怪,他之前不仅救了那个冒险者,又忽然获得了贵宾资格,我如果没有猜错,这三枚丹药有可能是他拿出的。”尤先科做出了猜测。

    “你能肯定么?”流璃眼前一亮。

    “不是很肯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其实很缺钱,否则当初他不会为了五十块元石而犹豫不决了!”尤先科接着道,“可后来他又忽然获得了贵宾牌,那就说明他定然拿出了很重的筹码。”

    “之前我还不知道他究竟能拿出什么东西令黑市这么快给了他贵宾牌,但现在看到这三枚丹药,我基本能确定一定跟他有关!”不得不说,尤先科的分析能力非常敏锐,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

    “说的对啊!”流璃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然后就恶从胆边生,“如果抓住了这个家伙,那我们岂不是得到了三种丹药的源头!”

    “小姐的意思是……”

    “拍卖会结束后,你们盯紧了他们,然后在合适的时机将他们请到太岳楼!但要记住一点,不能伤害他们,因为我要的是活的!”

    ——

    虽然流璃退出了争夺,但拍卖还在继续,之前很多并不怎么显露峥嵘的贵宾却“揭竿而起”,纷纷喊价,令价格迅速拉升到了五万元石。

    至于荀大师本人,却像个没事人一样,站在台上只是微笑,完全当起了看客。不过他也没想到场面如此火爆,价格也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期。乾坤听书网

    其实这种场面根本不用他刻意渲染,无论是哪方大势力,谁家没有几个武源受损的玄丹境强者呢,而培养一个玄丹境强者不仅耗费无数资源,更要等待多年。

    可如果得到一枚归元丹,就等于是节约了难以想象的财富和时间,这对任何一家势力来说,都不能错过!

    至于林岩自己,也万万没想到会引起这般轰动,同时也对荀大师的手段钦佩不已!

    很快,花雨夫人就喊出了十万元石的报价,顿时令其他竞争者望而却步,这其中也包括了柯向伦,而烟雨花都也当仁不让的称为了最后的赢家!

    客观的说,两万元石就足以反应三枚丹药的价值了,但物以稀为贵,何况还有很多发疯的玄丹境强者,他们为了能修复武源,绝对会豁出老命全力一搏,这也导致价格被如此爆炒。

    在世俗界钱再多,可到了修炼界却什么都不是,甚至就是一个穷光蛋啊!

    现在林岩才发现什么才是真正的富有,上万元石对他而言,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却在修炼界这些豪门望族眼中完全微不足道啊!

    随着三枚丹药有了归属,最后一件拍卖品也呼之欲出!

    只见荀大师手持一块奇异而古朴的圆牌,只有巴掌大小,上面还勾勒着一些奇异的纹路,隐约可见是一团火焰!

    望着荀大师手中的圆牌,林岩的眸中顿时闪现一抹震惊之色!

    原因无他,这块圆牌十分酷似他在清梁国皇宫得到的那块宣化令牌!

    “怎么又出现了一块宣化令牌?”

    就在林岩吃惊不已时,已然有人忍不住大声询问“荀大师,这就是今日的压轴之物么,它究竟是什么?”

    荀大师点点头,“不错!它就是今日的压轴宝物!至于它究竟是什么,其实老朽也很难肯定!不过却经过老朽的研究,基本可以确定它与上古时期的一位传奇人物有关!”

    这话一出,顿时引起了台下一片哗然!

    什么!这是上古之物!还与一位传奇人物有关?这位传奇人物又是何人?

    一系列疑问顿时如潮水一般涌向荀大师!

    荀大师笑了笑,“想必诸位都十分迫切的想知道这位传奇人物是谁吧!他就是在上古时期曾经叱咤风云的宣化大师!”

    “原来是宣化大师!”有人发出惊呼!

    现场竟然有人还知道宣化上人,这令林岩更加惊诧!

    “宣化大师乃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传奇炼器大家,而相传,他还拥有一件奇宝,那就是一只‘战魂’!”荀大师继续介绍,“想必很多人都不知道何为‘战魂’吧!”

    台下众人都不约而同的点点头,目光也是一片茫然。

    “据说战魂乃是一种特殊的灵体,它能像武者一样进行战斗,还能独自修炼并不断提升实力,简直就是一个战斗傀儡!”

    荀大师刚介绍完,整个会场顿时沸腾!

    “世上竟然还有这种奇物!”

    “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是啊,战魂完全就是传说中的分身啊,有了它,就等于是有了一个无比忠实的随身护卫,随时能够投入战斗,永不背叛!”

    “更重要的是,还悍不畏死,令任何敌人都无比胆寒!”

    “难道说,得到这块圆牌,就能得到战魂么?”

    ……林岩也被战魂所深深的吸引,“没想到宣化上人还拥有这种宝物!而在荒州竟然能出现这种东西,简直令人难以想象!”

    这时齐天的声音出现了,“你一定要得到战魂,它可是比幽影更加厉害,因为能够獨立修炼,也不用你费神指挥,更不会消耗你的灵力和真元!”

    “这还用说么!只是我很好奇,荒州怎么可能会出现战魂?而宣化上人的那块玉简也对此是只字未提啊!”林岩感到事有蹊跷。

    “先不用管这些,先想方设法得到那块圆牌再说!”齐天显得无比热切。

    不过这时台上的荀大师却又开口了,“大家猜的没错,得到此物就有可能获得战魂的消息,毕竟宣化大师乃是上古时代的人物,早已仙去,而他的战魂却不会消失,肯定在他留下的某座密藏之中,而这块圆牌或许就是打开密藏的钥匙啊!”

    被荀大师这么一番渲染,这块圆牌的价值无限提升,因为战魂的誘惑力实在是无法估量,不管它是否与战魂真有什么关联,也令无数人心驰神遥,浮想联翩!

    但也有人保持冷静,并提出了质疑,“荀大师,既然此物如此宝贵,还牵扯到宣化大师所留的密藏,那为何黑市会如此大方的将其拿出呢,难道黑市就不打算寻找么?”

    这一下得到了很多人的响应,“是啊,黑市这么做似乎于理不合,又或者表明这块圆牌与宣化大师未必真的有关联,要么就是此物根本没有什么价值,也不可能蕴含什么特殊的信息吧!”

    面对质疑,荀大师却早有准备,也毫不慌乱,“各位之言都很有道理,但却忽略了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我黑市只是一个商业机构,并非宗门,没有多余的人手寻找宣化大师所留的密藏,再者,据我们的研究表明,宣化大师的密藏也不大可能在荒州,而是在外界的某处,所以只能无奈放弃!”

    顿了一下,他继续道,“此物本来就是我黑市偶然所得,但又无法发挥它真正的价值,所以本着有缘者得之的高尚理念,将其拿出来与诸位分享,希望在座之中有人能将它的价值充分挖掘,甚至令宣化大师的战魂重见天日,并发扬光大,那样也算了却我黑市的一桩心愿了!”

    不得不说荀大师的口才极佳,不仅解释的滴水不漏,也三言两语就将现场的气氛再度调动,而且还将黑市塑造成了道德标杆!

    不过林岩却注意到,荀大师在提到“外界”时,却没有引起现场多大的反应,这令他大为疑惑。

    “怎么这里的人对‘外界’似乎不感到奇怪,甚至没有人开口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随后他看向了莆掌柜,“鲁伯,天都城的人是不是对外界比较了解?”

    莆掌柜自然也知道外界,不说别的,早在灵秀宗时,突然出现的展宵鹏就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从外界来的,而莆掌柜当时也在场,所以不可能对“外界”这个词非常陌生。

    “看样子应该是吧,不过具体情况,我也不甚清楚!”

    莆掌柜摇了摇头,而他话音刚落,荀大师已经说出了底价的十万元石,并开始了拍卖,可就在众多豪强跃跃欲试,准备展开一场激烈的争夺时,大厅之中忽然传来了一个宏亮的声音!

    “五十万元石!”

    weilongbatian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