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呀!主神 > 第469章 骗人的苦尽甘来17

第469章 骗人的苦尽甘来17

 热门推荐:
    果然玳瓒的穿戴无一不华贵,看着她衣服头饰打扮得就象武则天一样,凤钗、步摇插了一头。

    光额头上的火焰纹花钿,应该画了不少时间。居然在两颊两边还画了鸟型图案,樱桃小口一点点,眉毛剃了画了卧蚕眉。

    这样的盛装打扮,好象太过了点吧?

    早早地就来了,坐在了原本应该她坐的位置上,留下了西宫的位置。

    明摆着是故意的!所有人都起身行礼,随后看着王娘娘,看她到底是发飙,还是忍气吞声。

    希宁让众人平身,看了眼那个空着的西宫位置,不急不躁地说:“本宫好似忘了吃药。”

    药,什么药?在后面的晓月是一头雾水。

    而玲珑听出来,赶紧说:“是的,娘娘,你出来急,药还没吃呢。”

    “这宴席什么时候开?”希宁问。

    所以人翻了翻眼,明知故问嘛,大王和玳瓒不来不能开宴。至于王娘娘,这个还真不好说。

    玲珑回答:“大约还有一炷香时间。”

    “那就先回去喝药吧。”希宁对着玳瓒打招呼:“公主恕罪,本宫出来时忘了喝药。如大王来了,麻烦公主告诉一声,就说本宫先回去喝药,喝完就来,你们不必等,尽管先热闹起来。”

    在众人的目光下,被玲珑扶着又走出去。

    众人有差异的。啊?就这样又回去了?

    也有抿着嘴暗笑的。

    希宁坐着凤辇又回到了昭阳院,直接就靠在了软塌上。

    玲珑有点担心地问:“娘娘,宴会快开始了。”

    “嗯!”希宁闭着眼睛:“如果没人来请,等到过半时,你直接过去说,我身体不适,不去了。”

    “是,娘娘!”玲珑推到外面候着,想想就忍不住笑。

    晓月见了不免疑惑:“玲珑姐,你说娘娘为什么要这样做?”

    “笨!”玲珑呵斥了一声,左右看了看,四周还有不少人,于是说:“自己想去。”

    希宁就这样靠着,眯了大约二刻钟,薛平贵派人来请了,询问药是否喝完。

    就听到玲珑在外面说:“娘娘刚服下药,为了药效,正躺着。约摸着也差不多了,我这就去请。”

    希宁暗暗一笑,玲珑果然有着一颗七窍玲珑心,深得她意,这样的女子,薛平贵想必也很喜欢吧。

    懒洋洋地起身,又上了凤辇,一路抬到。走进去时,一众嫔妃,又起身行礼。

    这回位置倒是给她空出来,玳瓒坐到了西宫的位置上,再厚的粉也挡不住她不高兴的脸。

    希宁行礼:“大王千岁!”

    大王千岁……薛平贵的眉毛跳了跳。现在每当听到大王千岁,就象一口痰在喉咙里,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有玳瓒在,他千年的王八是当定了,永远成不了万岁。

    薛平贵含笑,一副仁君模样:“免礼,请王后就坐。”

    希宁起身,走到薛平贵身边坐下。对着坐在另一侧的玳瓒,微微低头:“公主有礼了。”

    玳瓒嘴角微微抽搐着,刚才薛平贵一见她坐在左侧位置上,就用打趣的口吻问旁边的司仪,是不是她们糊涂了,让公主坐错了位置。

    司仪赶紧跪下请罪,不敢说位置是她自己占着的。弄得她只好让了位置。

    该死的王宝钏,看到后不当场翻脸,走开了。到最后大王等不下去,还派人去请。看来是真人不露相,以前还真小看了她!

    薛平贵还在旁边看着呢,玳瓒硬是挤出干巴巴地一句话:“姐姐有礼了。”

    看看这一身一头的凤凰、牡丹,就差点没将王后两个字绣在衣服上,贴在额头上了。

    希宁笑了笑,转过头,看着前面的六个嫔妃。而嫔妃们全看着她全身上下的“石榴”,眼睛就跟熟透的石榴籽一样红。她们最小的也有18岁,最大的将近三十。女人熬不得,过了年纪,怀孕就比年轻时难了。

    比起凤凰、牡丹,还是石榴更让她们动心呀!

    司仪拍了二下手,宫女们就开始上菜,并有司膳长当场烹饪烤羊排,一群西域的歌舞姬上来跳舞。

    菜味道不错,跳舞也跳得好看。玳瓒一个劲地让宫女给薛平贵倒酒,她帮薛平贵夹菜,殷勤得很。

    希宁吃着菜,看着歌舞,乐得逍遥。想伺候,请,尽管伺候,不要管她。

    一曲罢,趁着间隙,玳瓒含笑问:“姐姐刚才说去服药,不知道服的什么药?”

    还用问吗?可薛平贵也装傻问:“是呀,贤后是服什么药,身体有何不妥吗?”

    不妥,大大的不妥。如果说了,去太医那里一查就知道,她近期并没请诊,也没抓药。那不就是说谎吗?

    说没服药,又不行,还是欺君。

    希宁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多谢公主、大王关心,是参茶。参茶泡上后,忘了喝了,都说放凉了可能会失去药效。拿来的人参也比普通药贵重,记起来,就回去喝了!”人参谁说不是药?

    找个理由都满是小家子气,玳瓒皮笑肉不笑地:“姐姐也太省了,不就是参茶,待会儿去库房领个十根。”

    “那多谢公主了!”希宁赶紧应下,扭头说:“玲珑,去库房领十根人参。”

    “是,娘娘!”玲珑出去领人参了。

    玳瓒……还真是小家子气,难道没听出来是嘲讽吗?

    等到她听到领去的人参,将最好最值钱的野山参、高丽参给挑走时,慢慢的嘲讽一定变成气愤。

    此时德妃站起来敬酒,王娘娘服用人参,所以以茶代酒。

    喝过后,德妃建议玩点什么,并且提议将所有才艺都用竹签写上,放进签桶内,抽中什么就表演什么,还有两支是空白的,那就不用表演。

    希宁偷偷拉了拉薛平贵的衣袖,薛平贵悠悠道:“王后体虚身弱,她就不用参加了。”

    转而侧头看着玳瓒:“公主是否有兴趣?”

    玳瓒满脸的鄙夷:“本公主身体很好,今天图个热闹,也助个兴吧。”

    “那么就请公主先抽!”钱美人一开口,就感觉气氛不对,可话已经说出来,又收不回来。吓得脸都白了,低着头,不敢再做声。

    有点冷场了,于是林美人提议:“要不击鼓传花,鼓声停下,花在谁手上,谁抽签?”

    可公主高高坐在上面,怎么击鼓传花?

    薛平贵开口了:“去拿个勺子,放在中间,转动停下,勺柄指着谁,谁抽签。”

    于是众人纷纷夸赞大王英明,叫人去拿勺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