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山村最强小农民 > 第2121章 是何身份

第2121章 是何身份

 热门推荐:
    三生浑身戒备,一动不动盯着距离自己足有两千米的杂草处,其实他在出木屋之时,已经察觉了对方的存在。

    因为有孟月跟百里丽人的存在的缘故,他一直都没有发作,而且他也没有在对方身上感受到明显的敌意。

    只是三生的出声,在对方眼中好似成了试探,不仅没有走出,反而将气息收敛的更低,并不相信三生能够发现他的痕迹。

    “既然你还是不出来的话,那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三生脸色渐冷,流金枪再次现身,斗志比之前更加昂扬,气息也更加凌厉,之前环绕充满贵气的金色光芒,此时隐隐有了泛白的预兆,让人更加不敢直视。】

    显然在三生手中打败天道子为自己雪耻之后,其内的器灵更进一步的强大,尤其在蛇闪三步完结之后,此枪竟然完全依靠自身到力量刺出了第四枪更是超越了三生的预料。

    三生内心有一种感受,天道子根本就不知道此枪真正的威力,而流金枪的潜力更没有完全开发出来。

    纵然从客观的角度来看,失去了两个刀环的九幽刀,攻击方式更为多样,很多还都是远程攻击,不过为了照顾器灵的情绪,不打击它那逐渐膨胀的自信,三生也只能使用流金枪。

    某个瞬间,他内心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好似自己从天道子手中得到的并非一件法宝,更像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三生此举意在威慑,他虽无法清晰判断潜藏在草丛中修士的修为,却可以肯定对方不会弱于四重天。

    面对这个境界的修士,打死他都不会跟对方短兵相接,流金枪出,蛇闪三步的空间锁定再次将方圆两百丈笼罩其,三生振翅向草丛飞去。

    “若你主动出来的话,或许我还会听你说什么,若让我将你逼出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三生速度并不快,内心却戒备起来,神念更是沟通收纳石中虚空神剑,情况不妙他便祭出此宝拖延对手之后,快速逃跑。

    筹谋了这么久,付出了这么多,三生好不容易才逃出生天,他绝对不允许自己功亏一篑。

    “道友止步!”

    当三生气势达到顶峰,速度也进一步加快,有了冲锋的预兆之时,一道惊呼终于在他前方响起,一位脸色略显苍白,精神状态也不佳的修士从中跳了出来。

    “你是谁,潜藏在此地又是何目的。”三生上下打量眼前这个修士,并没有因为对方状态不佳而放松警惕,在他眼前的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四重天修士。

    “我的故事说来话长,短时间内根本就叙述不完,可否容我先问道友几个问题。”潜藏修士开口道。

    确定对方没有什么阴谋之后,三生微微点头,手中的流金枪却从未放下。

    “如果我猜测没有错的话,美人束一战,肯定是道友赢了吧。不知道友是否斩杀天道子。”潜藏的修士双眸中流露出一丝期待。懒人听书  nren9

    三生心中一紧,神色却未变“我的确赢了,不过天道子未死,如此说来,你是地鼎派之人?”

    他非常确定,有关伏击自己的计划,天道子绝对不会透露给任何外人。眼前这位四重天修士绝对不会天谷国的人,周围邻国的四重天修士也不会潜藏在此处,更不会只为等自己。

    落魄修士连连摇手,仿佛害怕三生误会一般“我的确是跟随天道子而来,不过却并非地鼎派的修士。”

    “那你是其它两鼎,还是凌峰山的修士。”三生瞳孔微缩,眼睛中寒光更盛。

    落魄修士摇头苦笑,一把伸向自己的胸口,却引来三生进一步腾空。

    随后三生才注意到,他并非是想要祭出法宝攻击自己,而是直接撕开了胸口的衣衫,一副触目惊心的胸膛展现在三生面前。

    人间惨剧三生见过不少,惨无人道的场面他也并不陌生,眼前这一幕,却让他心底忍不住一寒。

    在眼前修士的胸膛之上,竟然密密麻麻刺进了数十根钢针,而且每根钢针都对应着他一颗正穴,或许因为手法跟钢针特殊材质的原因,并没有隔断他体内灵力的流转。

    饶是如此,钢针造就的伤痕却是无法愈合的,至今还有散发着异味的液体流出,甚至钢针四周的血肉已经萎缩。

    可以确定的是,一般人遭遇这样的重创,就算没有伤及重要器官,流血跟疼痛也早就将人折磨死了,眼前这个人能够活下来,只因他化神境修士的身份。

    “我那个门派的人都不是,我只不过是地鼎派圈养保守折磨的一团肉而已,若非我身份特殊,对地鼎派还有其它用处的话,恐怕早就在五十多年之前就已经死了。

    你也不会怀疑,我的确是天道子派在这里,准备伏击你,跟带走那些跟你有交集人的修士。而他并非只派了我一个人,只不过那个人被我偷袭斩杀了。”

    落魄修士展露自己伤口之后,又从一旁的土堆中,拉出来一具新鲜的尸体。

    三生虽然无法通过尸体准确判断修为,却也可以确定,以尸体现有的强度,绝对是化神境修士,而且此人绝非天谷国的修士。

    如此一来,他不由对眼前修士的话信了三分,却也没有放下所有的戒备。

    同时又感到一阵后怕,他了解天道子对他的恨,却没有想到,天道子竟然会残酷到要抹杀他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切来满足他那变态的自尊。

    “你到底是何身份?”三生暗自沉思,继续进行试探。

    以跨界之行的危险性,以地鼎派的人才济济,以及问天道人对天道子的庇护,没有道理会让他带一个对地鼎派心怀恨意的定时炸弹才对。

    若此人给出的答案,不能说服他的话,那就代表此人之前所说的一切都是谎言,三生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相信。

    落魄修士好似问心无愧一般,以难言的情愫环顾四周的天空跟脚下的土地,半响之后才开口道“因为我本来就是西戎世界的人,他们之所以带我来,只是为了让我充当一个向导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