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 0573 贺红梅

0573 贺红梅

 热门推荐:
    小昭还是要跟张晨去摊位,张晨说什么也不同意,他说现在已经到了最后的关键时期,千万小心,偶尔的辛苦一天可以,不能连续这样,再说,所有的库存昨天都卖差不多了,早上没有多少衣服,我一个人,应付得过来,大不了让老万在外面看一下。

    小昭无奈,只能同意。

    厂里毕竟现在有二十九个车工,赵志刚让工人赶了下货,还是赶出了一百八十多件套衣服,加上昨天摊位里没有卖完的,也还有三百件套左右,今天还不至于没货。

    张晨骑到厂里的时候,老万已经装好了货,两个人马上出发。

    到了摊位,刚打开灯,就有客户进来,老万没有马上回去,留在了摊位里,张晨做生意,和客户结算,老万在边上拿货装货,手脚也很麻利,到了八点多钟,早上的小高峰过去以后,不知不觉,他们也做了十几个客户。

    老万正准备回厂,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女孩子走了进来,进来就在凳子上坐了下来,一只手拿着一个塑料袋,袋子里是小笼包子,还有只手,拿着一双筷子,坐下来就朝张晨笑笑,她说

    “等我先把包子吃完。”

    张晨也笑,他说好。

    老万看到这个情况,就走到摊位外面,没有走,站在那里抽烟,这段时间经常来市场,老万也学会了看人,他觉得这个女孩子,不是一般的客户,应该是和昨天那两个一样,也是打包客。

    张晨把桌上的纸巾,放在了那个女孩子面前,那女孩说谢谢。

    从门外急急走进了一个人,张晨看看,却是萧山那两个女孩当中的一个,她进来就看看摊位里堆着的货,叫道“好好,幸好还有。”

    她和张晨说,昨天进去的,有一些款式都卖掉了,所以早上来补,张晨把她要的货都装好,和她说,你以后要什么货,可以先打电话过来,我给你留着。

    “我们店附近的那个磁卡电话坏了,跑回家又太远,还不如直接跑过来,门口就是公交车站。”

    女孩说着就急急地走了。

    吃包子的那个女孩边吃包子,边看着张晨做生意,等张晨这单生意做完,她包子也吃好了。

    “这些服装,是你自己设计的?”女孩问道。

    “你怎么知道?”张晨奇道。

    女孩指指灯箱,然后说“不是说你们的货源就是你们自己嘛,我看看,你像个设计师,这些衣服,一看就是男设计师设计的。”

    张晨有点疑惑了,问道“这个,也能看出来?”

    女孩笑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直接问,这五个,和外面模特上这件,打包什么价。

    张晨告诉了她。

    “好,一个款式二十件,一共一百二十件,大概正好一个包,帮我拿一下。”

    张晨听出这女孩肯定应该是南方的,但他还是问“请问你是哪里的?”

    “怎么?”

    “有些城市,我们已经有批发的客户了,不能发。”

    “我重庆。”

    女孩一说,张晨就笑了起来,他想到自己和小昭,一开始的时候就是装扮成重庆的客户,没想到今天来了一个真重庆的。

    “我靠,你们不会重庆已经有了吧?我看你这店,开出来也没多久啊。”女孩叫道。

    “莫得,莫得。”张晨赶紧用四川话说。

    女孩愣了一下,问“你也是四川滴?”

    “不是,我老婆是四川的,回家都要经过重庆。”张晨说。

    女孩轻轻地吁了口气,她说“那好啊,配货吧。”

    老万赶紧进来,帮她配货,配完了数了一遍,然后看着她,等她来点数,女孩还在坐在那里,没站起来,她摆了摆手说,我看到了,没错,你打包吧。

    老万拿过了编织袋,开始装袋。

    “我叫贺红梅,没错,和新闻联播的那个播音员一个名字,你呢?”贺红梅问张晨。

    “我姓张,早晨的晨,张晨。”

    “你老婆呢?”

    “小昭。”

    “昭美那个昭?”

    张晨说是,女孩笑了起来,张晨看着她,意思是你笑什么?

    女孩嘀咕了一句“还挺浪漫,我喜欢。”

    女孩站了起来说“跟我走吧。”

    张晨奇道“去干嘛?”

    “取钱啊,我没带钱,我是到门口买包子,看到你们这里很亮,顺便进来逛逛。”

    张晨笑道“那你去取好了。”

    贺红梅睁大了眼睛“这包都打好了,你不怕我一去就不回头?”

    张晨摇摇头说不怕。

    “那好吧,我去取取就来。”

    正说着,小昭从外面进来,贺红梅看了看她,问张晨“这就是小昭?”

    张晨说是。

    “你门口这名字取错了,不应该叫昭美,而要叫美昭。”

    小昭看了看她,又看看张晨,再看看老万在打的包,不知道他们说的什么,张晨赶紧说,她是重庆的,你们老乡。

    两个女孩,马上用重庆话叽里呱啦说起来,末了贺红梅挽起了小昭的手臂,让小昭陪她去取钱,两个人就走了出去。

    张晨和老万,看着她们的背影,都笑了起来,觉得这个客户,还真有意思。

    等老万把包打好,立起来,靠在门口的柱子上,贺红梅和小昭也回来了。

    贺红梅看到包已经打好,和老万说,去拿水笔,我说你写。

    老万拿了水笔,贺红梅说四川省重庆市,老万刚写了一个“四”字,贺红梅就叫道“你这个字也太丑了,笔给我,我自己写。”

    老万被她说得面红耳赤,张晨和小昭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

    贺红梅把笔拿过去,刷刷刷刷一气就在编织袋上,把地址写好,字确实写的很好。

    写完字后,她转头问小昭“姐,这运费给不给我出?”

    小昭笑道“给。”

    贺红梅嘻嘻一笑,她和老万说“到常青停车场,大门进去那一排托运部,找第三家,他们看到就知道是我的货,你帮我送一下,谢谢你!”

    老万把包放到了手拉车上,拉出去。

    贺红梅拍了拍手,走回来,靠着小昭,不停地用身子挤她,和她说“好嘛,好嘛。”

    小昭不停地笑,张晨看着她们,不知道她们在搞什么。

    贺红梅看着他说“我说晚上请你们吃火锅,哼,她不肯答应。”

    小昭笑道“不是和你说了,吃可以,但要我请,你是客人,我们才是主人。”

    “赖皮,是我先提出来的,当然要我请,哥,你管管你这个老婆,一定要去。”

    张晨大笑,他说“你要是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答应你去。”

    “什么问题?”

    “你前面说的那个,你是怎么看出来这些衣服,是男设计师设计的?”

    “这个简单,男设计师设计的服装比较大气,然后他们比较注重整体的效果,不太会在意细节的处理,这也很好理解,这些衣服,他们自己不穿嘛,他们设计的时候,脑子里想着的是,女的穿着……对了,我想你设计的时候,一定会是想着小昭姐穿上怎么好看吧?”

    张晨点了点头,他觉得她说的这话有道理,问“那女设计师呢?”

    “女设计师设计的时候,心里的那个对象总是她自己,她会把自己真实的感受融化进她的设计里,会特别注意细节,这里这样舒不舒服啦,那里好不好啦,总之,女设计师的作品,相对会比较柔,而你这一系列,一看就比较硬,换个词,比较酷,男设计师的痕迹很明显。”

    “你也是学设计的?”张晨问。

    “对呀,现在可以让我请你们吃火锅了吧?”

    “好吧,我做主了,我们去。”张晨笑道。

    “耶!”

    贺红梅握紧拳头,从眼前往下面一拉。

    贺红梅的父母,是在重庆朝天门,最早一批做服装的个体经营户,她姐姐高中毕业,也在市场里和父母一起卖衣服。

    家里是卖衣服的,她自己又喜欢画画,读大学的时候,当然就去读了服装设计,当时全国开设服装设计专业的学校很少,她考上的是杭城的浙江丝绸工学院服装设计系,从她到杭城读大学的第一天起,家里就把进货的任务交给了她。

    每个周日和没课的上午,她会到四季青和龙翔桥到处转,龙翔桥卖广州货的比较多,从杭城进广州货去重庆,没有竞争力,拿到的也不是第一手货。

    她渐渐就把注意力转到了四季青,她在这边发货,父母和姐姐在重庆卖货,生意渐渐做得很大,现在有五个摊位,已经是朝天门数一数二的商家。

    大学毕业以后,家里还是让她继续留在杭城,她甚至有过,自己在杭城开家工厂的打算,但家里不同意,觉得她一个人在这边,又没有帮手,开工厂太辛苦,而且,说不定还会把进货的事情耽误掉,一家人集中精力,把重庆的生意做好,就够了。

    她听从了家里的安排,就在这四季青附近买了房子,常住了下来,每天的任务就是在市场里转,有什么好的货,就往重庆发。

    到了傍晚的时候,贺红梅来到了他们摊位,三个人走出去,张晨说要去打车,贺红梅说不用,她就住在边上的这个小区,她有车,我们过去开车。

    市场边上的这个小区,和瞿天琳他们家很像,里面都是五六层高的楼房,贺红梅住在这里,怪不得她早饭会去隔壁市场门口买。

    贺红梅带他们进去,走到第二幢楼的楼下,张晨他们就看到有一辆白色的夏利停在那里,虽然只是夏利,但在当时,大陆不是海南,有车就已经很稀奇。

    贺红梅开着这辆白色的夏利,穿梭在满大街红色的夏利出租车中间,相当醒目,在路口等绿灯的时候,还有出租车司机摇下车窗,朝她吹口哨。

    贺红梅带他们去了东坡路的川王府火锅,三个人吃完,她坚持要送他们回家,她问张晨,你们服装厂晚上加不加班?

    张晨说加。

    “那我一定要去看看,我这个学服装设计的,都没怎么看到过服装厂。”贺红梅看着小昭大叫。

    “走嘛。”小昭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