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 0574 接下来,很快很快

0574 接下来,很快很快

 热门推荐:
    贺红梅从那天以后,就经常来他们摊位,有时候是发货,有时候在市场里转完,该进的货也进了,最后总是到他们这里报到,也是一个人在杭城待着,又没有朋友,碰到了小昭,还是老乡,真的就当她是自己的姐姐看。

    张晨不在的时候,有客户来,她会让小昭坐着,她帮助做生意,从小在市场耳濡目染,她做生意,当然不在话下,三句两句,就把客户拿下。

    碰到有打包的客户,她就会拿出名片,亮明自己的身份,和对方说,没错,这些货在我们重庆卖得很好,你们那里也会一样,这对那些打包客来说,是最好的现身说法。

    很多的客户,都以为她是他们摊位的营业员,打电话过来,会和张晨或小昭说,你们那个营业员在不在,她知道我拿的是哪些货。

    贺红梅要是正巧在边上听到,马上会把电话抢过去说,你好你好,我就是那个营业员,对对,我听出来了,你是那个……嗯,嗯,好好,我记下了,给你留着。

    放下电话,她把对方要的衣服挑好,捆好,拿一张纸条,写好这人的姓名和哪里的,夹在那捆衣服上,然后和他们说,这人什么时候过来拿货。

    “姐,我这个营业员怎么样?”做完这些后,贺红梅总是会这样问小昭。

    小昭看着她笑“你这么大牌的营业员,我们可请不起。”

    贺红梅嘻嘻地笑“姐,要么你晚上陪我睡,就算抵工资了。”

    张晨敲着桌子叫道“喂喂,不要第三者插足啊。”

    贺红梅白了他一眼;“小气,你的总归是你的,我又抢不走,借一个晚上都不肯。”

    还有时候,张晨在厂里的时候,她会开着她那辆白色的夏利,到厂里,看到张晨设计,她自己也动手设计,让赵志龙替她做样衣。

    张晨在台子的这头画着,她在那头画,画着画着,会突然把笔放下,气恼地呼着气,就像一个风箱,张晨看着她笑,她更恼了,叫道,好了好了,干你不过,你怎么这么厉害,比我们老师还厉害,他们应该把你请去学校教书。

    “我可没和你比,也没兴趣去学校。”张晨说。

    “也是,设计其实也没有什么意思,所以家里不让我干,我就不干了,还是做生意好。”贺红梅说。

    “噢,设计怎么就没有意思了?”张晨好奇地问。

    “你想啊,这设计和画画可不一样,画画是你想怎么画,就怎么画,纯粹是爱好。这设计,功利性太强,你设计的东西,一定要能卖得出去,为了能卖出去,你就要去迎合那些买你东西的人的口味,哼,鬼知道那些是什么人。”

    “也不能这么说,设计还是有它自己的独立性,好的设计,不是跟风向,而是可以引领风尚的。”张晨反驳。

    “屁!说的好听,什么风尚,一切都是金钱至上!”贺红梅突然就变得有些愤世嫉俗,叫道

    “这个世界,没有哪个设计师的东西卖不好,还能成为大牌设计师的,包括那些世界名牌,多恶心啊,你看看他们的什么品牌故事,不是和茜茜公主,就是和戴安娜王妃,要么就是和什么肯尼迪夫人,再不济也是好莱坞明星。

    “这样那样,千篇一律,都是傍这些傻乎乎的蠢女人的,这些女人,除了漂亮,还有什么,你再看编的那些故事,要多恶俗有多恶俗,自己还自以为高贵,高贵个锤子,还不如我们朝天门的棒棒高贵,人家至少还靠自己的劳动赚钱,不像这些寄生虫。”

    张晨不响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有道理,至少她的话的前半部分是对的,确实没有不为利益的设计师,自己设计,还不是为了追求服装好卖,要是一件自己觉得很得意的衣服,挂到摊位里,连问都没人问,不用别人否定,自己马上就会把它否定了。

    贺红梅说是这样说,但当她到厂里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要拿起笔画起来,不愤世嫉俗的时候,她就是一个乖乖的好女孩,看到谁都笑嘻嘻的,性格又大大咧咧,厂里的人都喜欢她。

    她看到彩娣和其他几个四川的工人,也特别高兴,觉得自己就像是回到了家。

    有一天晚上,工厂在加班,赶她要的货,她先一个个车间去拜托,到了晚上十点多钟,她开车走了,大家都以为她回去了,没想到过一会她又回来了,招呼老万他们去车上拿夜宵。

    老万他们跑过去,才发现她买回来了三十多个肯德基的全家桶,把夏利的后座和尾箱,都快塞满了,她兴奋地和张晨说,我把那家店都买空了。

    那一个晚上,全厂的人都被吮指原味鸡和鸡翅鸡腿撑饱了,连食堂的面条都没有人吃。

    在设计上,就像她自己说的,她总是在细节上会有一些创意,比如,这里开一个叉,那里加一点花边,把袖口改成稍稍的喇叭型,还有衣服,她会建议把前后摆做得不一样长,有时又建议在后下摆,接一段另外颜色的面料。

    她的建议总是恰到好处,张晨自己也感觉,自己设计出来的衣服,很多时候,经过她这样的细节处理之后,确实柔和了很多,也更适宜于穿着。

    她自己看着修改过的样衣,也会常常感叹“唉,看样子,我就只能是当助手的命。”

    ……

    就在贺红梅到过他们摊位的第二天,郑州亚细亚的那位顾客也来了,他看到摊位里的衣服,就埋怨张晨,这么多新款,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张晨只能说,自己那天,不知道把他的名片放在哪里了,找不到。

    “郑州有没有发?”对方问。

    张晨说没有。

    “现在货可以跟上了?”

    张晨和他说,现在自己厂里,已经有几十个工人,货没有问题。

    看对方将信将疑的样子,张晨主动说,要么我带你去我们厂里看看?

    对方说好。

    张晨带他到厂里看了,对方马上就下了单,还真是下了三百件,六个款式,一个款式五十件。

    他问什么时候可以配好?

    张晨把赵志刚叫过来,两个人算了一下,让老万去摊位里拿回一些货的话,下午就可以配好。

    那人中午就在他们食堂吃了饭,下午在厂里东看看西看看,等到他的货都齐了,打好三个包,结完账,张晨让他骑自行车走,他说不要不要,他爬上了三轮车,坐在绑好的货上,和老万说,我们走,去四季青发货。

    等张晨回到摊位,看到贺红梅在摊位里,看到他就说,我替你把北京拿下了。

    有一个北京动物园的批发客户,也是订了一百二十件衣服,交了定金,说好明天上午来拿货。

    张晨赶紧说谢谢谢谢!

    接下来郭文涛和马妞都打电话过来,开始补货。

    厂里的货陡然就紧张起来,贺红梅和张晨说,招人招人,你赶快招人,不然我不管,我的货后天到了,我家里要是打电话过来,我直接去厂里抢货,你们谁也拦不住我。

    张晨也觉得,把另外一个车间开起来的时间到了。

    他和赵志刚,又去了太平门直街,拉回了一车缝纫机、拷边机。

    厂里,彩娣和赵志龙不仅自己打电话拉人,还动员工厂里的工人去找人,不过两三天的时间,另外一个车间的人都到齐了。

    张晨和赵志刚商量,从工人里,另外抽调了一个女孩过来当样衣工,让赵志龙去二车间当主管。

    老万现在每天发货送货和采购很忙,没时间去裁房,好在他们东新路不用再去,需要什么面料,多少,张晨打个电话,王海鸟就直接给他们送过来,一般一次,张晨会让他送四五千米,多了他们厂里,没地方放,堆在裁房,也碍手碍脚。

    五十几个工人,裁床必须一刻不停地干才能供得上裁片,他们专门招了一个裁床,又招了一个杂工在裁房帮忙,这样,赵志刚才有时间腾出来安排生产和打板。

    后道的人员也增加了,全厂总共有八十几个员工,一起吃饭的时候,厨房里就乱糟糟的,打了饭菜,大家拿着碗,也没地方坐,只能回去宿舍或在院子里蹲着吃。

    张晨让老万叫来几个老乡,在靠近厕所那侧,挨着那排桃树,又盖了间一百六十多方的简易房,五分之一当厨房,五分之四当餐厅,这才解决了吃饭的问题。

    厨房搬走后留下的那间,清理干净以后,张晨把它当作了办公室,这样,有客户来的时候,也有一个可以坐的地方。

    办公室申请安装了一部电话,摊位里需要补什么货,就可以直接打电话给赵志刚,厂里要是有什么事,赵志刚也可以直接打电话去摊位,方便太多了。

    在这期间,他们又发展了昆明、兰州、西安、南昌和成都等地的批发客户,张晨买了一张中国地图挂在家里,每发展一个客户,他就在那个城市画一个五角星,很快,地图上出现了十几个五角星。

    这时候,贺红梅和郑州的也开始补货了,货紧张的时候,她真的就待在了厂里,有什么她需要的货,她不用说,后道那些工人包装好就会悄悄叫她,她就把那些货抱到了样衣间,堆在台子上,都齐了,就叫老万来打包发货。

    她朝张晨得意地笑“看到没有,我怎么感觉像是在自己厂里。”

    他们的摊位里,虽然也招了一个营业员,但张晨和小昭两个,总有一个人,要守在摊位里,毕竟,那么多的货和货款在摊位,又都是现金交易,他们不可能说把摊位完全交给营业员去管。

    很多客户,特别是打包客,老板在不在,区别还是很大。

    这些打包客,是不可能会和营业员谈生意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