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爆笑王妃冷面王 > 第544章 想什么来什么

第544章 想什么来什么

 热门推荐:
    “我就是想要回家而已,干嘛不让我回去。真是的,这里一点也不好玩。”

    莫予歌简直要疯了,她现在的情况就跟被囚禁有什么区别?她是这样想的没错,可是连泰没有说过要囚禁她的意思。只是想要她待在这里,比较安全要是她出了什么事情的话。

    让他可怎么办才好,他完全把还有一个在摄政王府当侧妃的连似锦给忘记了。就好像连似锦不是她的女儿一样,连泰还真是不把连似锦当自己的孩子。要不然也不会让她去给夜御庭当侧妃了,只是想要套一些情报。

    “小姐,还是再忍耐一段时间吧。真的不要出去,外面真的不安全的。”

    莫予歌说什么也不听,今个非要出门。看这些人能把她怎么样。说起来真是气死人了,不就是出个门。何况她又不是什么名人,有谁会对她怎样的?

    “走开!”

    莫予歌这脾气也是瞬间上来了,啊欢自知拦不住了。只好和她一块出去了,连泰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不会经常来这里。所以这里也是专门给莫予歌一个人住的,都是莫大人为了让她一个人住的舒服。

    然而连似锦也不知从何处得到了消息,说是连泰对一个年轻的女子有了兴趣。还给她买了宅子什么的,连似锦听了以后整个人都要吐血了。她长这么大也没有得到连泰这么宠爱过,要不是她姓连。

    都怀疑自己是个外人,在连泰的心里连泰也从未真正的把她当亲人过。只有无尽的利益,这一次只要夜御庭倒台了就再也不用看他的脸色行事了。当一个人手握重兵的时候,更多的想法就是如何的去爬更高的位置。

    也就是连泰不满于现状,要的是更高的位置。一个将军有什么好期待的,他都坐这个位置许久许久了。就没有说过要给他升个官职,将军已经很高了。真是不明白他到底要什么,连似锦很窝火她决定了不再帮助自己的父亲了。

    当夜御庭回来了之后,她会死的很难看的。还是要给自己找一条后路,连似锦此时此刻还是在王府里的。

    除了待在这里还能做些什么,她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废物。什么都不会做的,容翠走了过来。看见她一脸的不开心,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她是连泰派来监视她的人,只不过这段时间里连似锦是什么也没有做。也不懂这个女子可是连泰的亲生女儿,为何要这样对她。

    “连妃娘娘,别生气了。”

    连似锦这是生气的样子吗,这是想要死的样子。她摆摆手不让容翠说话了,她自己想要一个人静一静。容翠的手停留在一边,想要放下去又放不下去的模样。

    “是,那奴婢先出去了。”

    连似锦看着她出去的瞬间,想起了自己的过往。从小到大名义上挂着大小姐的头衔,可是连泰对她是极其的严格。不准她用膳时发出难听的声音出来,不能调皮没少被罚跪小黑屋。

    “看来那个传说都是真的了,爹在外面有私生女。不然凭空怎么会跑出这么一个人来?”

    她不是笨蛋更不是白痴,这个传说早就有了。还不是一次听说,当时她非常的生气。就认为她爹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什么该死的私生女。都是别人故意这么诋毁连泰的,那个时候的连似锦很是生气。

    “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王爷不疼爹也不疼的。”

    容翠万万没有想到她会想不开,起先她也是没有想太多。可是越到后面越觉得很难受,难受到一种想要哭的节奏。

    “我或许就是一个多余的人吧,多余到可有可无的状态。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就这样她拿了一把匕首朝着自己的手腕上割了一下,顿时就有血冒了出来。她一点也不会感觉到一丝的害怕,她嘴边笑了起来。这样的自尽方法不可行,血流到一定的程度上会自己愈合的。

    所以她是死不了的,容翠在门外也不晓得里面的情况。连似锦哭累了去看了看手上的伤痕处,果然没有再往外面冒血了。

    “呵呵!原来死也不死不了啊,真是失败极了。”

    连似锦叹着气道,这世界上的所有一切都仿佛与她没有关系。有家人缺跟没有家人是一样的,说到底还是个多余的人。

    “小姐啊。”

    莫予歌不去理会身边的啊欢,不管她说什么都是选择不听的。反正她人都出来了,还能把她怎么样?

    “你能不能不要唠叨了真的快要被你烦死了,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唠叨死了?”

    莫予歌说话还真是有水平,啊欢一下子就闭嘴了。什么也不敢说了,任由莫予歌在街上走着。她只能跟在身后,等她出来的时候路上的人很多。

    这里始终是盛京,人多繁荣都是正常的情况。只是她第一次来啊,觉得这里太繁华了。啊欢一直跟在她的身后就怕她一个不小心不见了,自己没有办法向某些人交代。

    要晓得连泰那个人阴险狡诈,脸上笑嘻嘻的实际上那人的心思极其的深。不敢有什么差错,真的就完了。

    “好了好了!小姐我不说了,但你也不要跑的那么快。”

    这时候的阳光灿烂,小鸟在树枝上吟唱着。风在刮着,把树叶刮的是“沙沙”的作响。莫予歌的头发被风吹了起来,挡在了眼前。

    “小姐你的头发。”

    莫予歌自己把头发别在了耳朵后面,她们来到了一座石拱桥的位置。啊欢跟着上去,这座桥下是一条河。还有些人在泛舟,莫予歌伸出手活动筋骨。可算是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了,在那宅子里人都要成傻子了。

    “还是出来好啊,你瞧瞧这周围的风景真的好。”

    “小姐是觉得在屋子里很无聊对吧?”

    “可不是嘛,在家里有什么好玩的。不如出来走走,你下次不要小题大作了。我长这么大也没有人在乎过生死,不都是这么过来的。”

    莫予歌说的也是事实,她这些年来确实没有人在乎过。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人在乎,但又害怕那种没有了自由。说实在的她也是觉得奇葩了,莫予歌背对着桥。

    靠在了上面,啊欢心神不宁的。她一个劲地站在她的旁边,莫予歌还看了看她。不懂她干嘛那么紧张兮兮的,再说了有什么好紧张的啊?

    “你干嘛那副表情?”

    莫予歌问出了心中的疑问,啊欢也不晓得自己干嘛那么紧张。不过她还是要小心,因为莫予歌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我没事啊小姐。”

    莫予歌抬起脚步准备要走,啊欢就拉住了她的手。让她不要继续往前走了,啊欢的手在发抖。因为危险已经来了,而且还躲不开。

    “你干嘛?”

    “哟!哪来的小娘子,长得倒是挺好看的啊。不如跟我们玩一玩怎么样啊?”

    啊欢是想什么来什么,这不危险就来了。莫予歌不解地仰起头,这个人她也不认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