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665章 会审结果

第665章 会审结果

 热门推荐:
    桑中望着紫绯远去的背影,面露忧郁:“王妃,您的暗号做得那么隐晦,公主能明白吗?”

    “小庾儿一向聪明,只要食盒能送到她的手中,她就一定能明白我的意思。”

    长孙氏并不担心王庾能不能看懂她的暗号,她担心的是做了暗号的食盒能不能送到王庾的手中。

    “走,回府等消息。”

    长孙氏上了马车,回秦王府。

    另一边,禁卫军远远地看见紫绯往这个方向走来,立刻去禀报钱九陇:“郇国公,万贵妃身边的紫绯女官来了,看样子是来探望晋阳公主。”

    钱九陇心中一凛,立刻去拦人。

    紫绯看见钱九陇,不卑不亢地行礼:“见过郇国公。”

    “不知紫绯女官来此所为何事?”钱九陇问道。

    “贵妃想念晋阳公主,特命我送点吃食给晋阳公主。”

    “紫绯女官应该知道,晋阳公主正在禁足,不能见任何人。”

    “规矩我懂,我不进去,请郇国公将这些吃食给晋阳公主就行。”

    说完,紫绯命宫女将吃食交给郇国公的人,然后告辞离去。

    不愧是万贵妃调教出来的人,省心多了。钱九陇在心中感慨了一句,然后命人拿着这些吃食往晋阳公主府走去。

    长孙氏派来的丫环不时地回头观察,当她看见钱九陇带着吃食去了晋阳公主府,心中松了一口气。

    然而在她们离开之后,钱九陇脚步一转,拐进了一条小巷子。

    他一一打开食盒,检查里面的吃食,就连食盒,他也没放过,从里到外,认认真真地检查了一遍。

    “郇国公,有什么问题吗?”禁卫军脸上充满了疑惑,郇国公是怀疑吃食被下了毒吗?

    钱九陇停下动作,掏出汗巾擦手:“没有问题。”

    “那这些点心还送进去吗?”禁卫军望着那些被掰成两瓣的点心,有点不忍直视。

    钱九陇横眼过去:“你说呢?”

    禁卫军:“不送。”

    钱九陇露出满意的表情,转身离去。

    南城一座破旧的房子内。

    胡氏不安地来回踱步,双眼频频往外看。

    “咚咚”

    听见脚步声,胡氏急忙走出房间。

    看见来人,胡氏急切地问:“怎么样?”

    仆人禀道:“我买通了大理寺的一个狱卒,他告诉我,今儿一早,有犯人作乱,杀了好几个人。”

    胡氏觉得不对劲,又问:“作乱的犯人是谁?他杀了哪些人?”

    “那个狱卒也不知道具体是谁,但他告诉我,这些人都跟刘文静刺杀平南侯一案有关。”

    闻言,胡氏脑中轰然炸响,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表情震惊,随后眼泪流了下来:“莫不是大郎他们吧”

    “不会吧?”仆人面露惊愕,随即安慰胡氏:“娘子别着急,我再去想办法打探消息。”

    “我亲自去。”胡氏擦干眼泪,朝着门口的方向走。

    “嘭!”

    突然,门被人踢开,一群蒙面人冲了进来。

    众人皆惊,迅速将胡氏护在中央。

    胡氏佯装镇定:“你们是什么人?”

    “送你去和儿子团聚的人。”为首的蒙面人说完这句话后,就亮出了武器,朝着胡氏刺去。

    胡氏惨白着一张脸,脚步踉跄,差点摔倒。

    她的大郎死了。

    “我跟你们拼了。”胡氏拔出腰间软剑,朝着蒙面人刺了过去。

    杀戮顿起。

    双方出手狠辣,招招致命,不过片刻,地上就已经躺了好几具尸体。

    此时此刻的胡氏,非常勇猛,但她只有寥寥数人,而对方有数十名蒙面人。

    在坚持了一炷香之后,胡氏被一个蒙面人刺中了胸口,她抓住胸前的剑,想要把它拔出来。

    下一刻,好几把剑同时插进了她的身体,她再也没有力气抵抗。

    胡氏倒在血泊中,望着眼前的蒙面人,充满了仇恨:“你们是太子的人”

    蒙面人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哈哈咳咳”

    胡氏咳出了血,也咳出了眼泪,但嘴角挂着嘲讽的笑。

    她早该认清楚,太子怎么会为了他们戴家的人去杀王庾?

    王庾是太子的义妹啊,她能帮到太子更多,太子又怎么会舍弃一颗大有作为的棋子?

    果然,她和大郎只不过是太子手中的弃子,用完了,也就该死了。

    “呵呵”

    胡氏发出了悲凉的笑声,最后笑容僵硬在脸上,双目圆睁,再无气息。

    “动作快点,把尸体都处理干净,不要让人发现。”

    东宫。

    “主子,胡氏那些人都已经处理干净了。”手下禀道。

    韦挺很满意,将旁边的箱子递给他:“兄弟们辛苦了,这些拿去给他们。”

    “多谢主子。”手下喜滋滋地捧着箱子下去了。

    韦挺随后来到王珪的住处,欣喜地告诉他:“胡氏那些人已经解决,戴大郎他们也死了,现在没有人能证明刘文静是被诬陷的。

    “有戴大郎他们的供词,还有那些兵甲,刘文静死定了。”

    闻言,王珪露出了笑容:“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耐心等着。”

    秦王府。

    凌启向长孙无忌禀道:“蒋休的家人前几日就已经离开了长安,目前我们查不到他们去了哪里。

    “平日里与蒋休来往密切的人,我都问过了,没有可疑的地方,且他们对于蒋休在刘府中的事情知之甚少。”

    长孙无忌脸色一沉:“那些杀手呢?可有找到他们的亲朋好友?”

    “没有。”凌启摇了摇头。

    也就是说毫无线索,他们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刘文静的清白。

    长孙无忌突然有点慌,他看向长孙氏:“妹妹,这都两日了,王庾怎么还没动静?你那天不是跟我说,食盒已经送进去了吗?”

    长孙氏表情肃然,她想了想:“以小庾儿的性子,她若是知道刘文静出事,肯定会想办法出府救刘文静。

    “如今没有丝毫动静,那就说明食盒没有送进公主府。”

    闻言,长孙无忌的脸色更难看了。

    难道,刘文静要含冤而死?

    很快就到了李渊给的期限。

    这一日,三司使向李渊呈交案件审理结果。

    李渊看完后,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满意,随即合上奏疏,沉着脸道:“刘文静身为开国功臣,食朝廷之禄,却不思为国,不思为民,为一己私欲,勾结叛贼,企图谋反。

    “今证据确凿,削其官爵,明日午时,按律处斩。

    “念其从前功勋,不夷三族,亲族皆贬为庶人,不得进入京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