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667章 大王慎言

第667章 大王慎言

 热门推荐:
    大唐第一女相正文卷第667章大王慎言天边乌云密布,黑沉沉的,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

    “裴仆射,时辰到了。”

    闻言,作为监斩官的裴寂眸中闪过一丝欣喜,拿起令牌,迫不及待地宣布:“行刑。”

    “不要......”

    “父亲......”

    “阿郎......”

    刘府的人奋力挣扎,仍然改变不了被拉下去的命运。

    长孙无忌看向旁边的街道,期待着四年前的一幕。

    也许这一次,也有人像王庾一样,想办法扰乱行刑,救下刘文静。

    然而,他很快就失望了,那条街道除了密密麻麻的百姓,没有任何骚动的迹象。

    “滴滴哒哒......”

    这时,豆大的雨滴从天而降,噼里啪啦打在屋顶上、棚子上、人的身上......如同重锤相击,心瞬间碎了一地。

    刘文静看向并州方向,心中默念:大王,恕臣不能再辅佐您了,保重。

    下一刻,他透过雨帘,用犀利的目光扫视那些坐在高台上的官员,大声说道:“高鸟尽,良弓藏,此乃吾之命,亦是尔等的命运。”

    说完,他闭上了双眼。

    坐在高台上的裴寂等人被这句话震慑住了,就好像是诅咒,从此深深地刻进了他们的心中。

    不只是他们,就连在刑场周围的那些大大小小官员,皆深有触动。

    这时,刽子手高高举起大刀,用力斩了下去。

    鲜血喷洒出来,头颅在地上滚动,原本紧闭的双眼此时却睁开了,死死地盯着前方。

    “这是死不瞑目啊......”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众人借此议论开来:“莫非刘尚书真是被冤枉的?”

    “四年前,刘尚书就被冤枉过一次,这次莫不是同四年前一样,还是被冤枉的吧?只不过四年前没成功,这次成功了。”

    “不可能,此案已经结案,证据确凿,刘文静是死有余辜。”

    “若真是死有余辜,那又怎么会死不瞑目?分明是有冤情。”

    ......

    百姓们没有离去,一边感受着雨水带来的凉爽,一边议论已经被斩首的刘文静。

    直到刘府的人搬走刘文静的尸首,官府的人也走了,他们才逐渐散去。

    长孙无忌站在雨中,心中突然就涌起了一阵强烈的悲凉,为刘文静,为李世民,也为自己。

    从此刻起,李世民的路将会变得更为艰难。

    “阿郎,雨越来越大了,我们回去吧。”凌启劝道。

    长孙无忌一言不发,默默地往秦王府的方向走。

    刘文静被斩首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各府以及宫中。

    冒雨劝谏的萧瑀等人听闻后,颓然坐在地上,再也喊不出一个字。

    这时,岳郁走了过来,对众人说道:“陛下怕诸位淋了雨,着了风寒,已命人准备好热水和干净衣服,并且请来了太医给诸位看看。

    “请诸位随我来。”

    众人面面相觑,却又无可奈何地相互搀扶着起身,跟随岳郁去往偏殿。

    面对刘文静的死讯,几家欢喜几家愁,从这一刻起,长安城中的暗潮从海底翻涌上来,掀起了滔天巨浪。

    长孙无忌到了秦王府之后,把刑场上的情况都告诉了长孙氏。

    听完之后,长孙氏不免黯然神伤,忠良被害,国家怎会兴盛?

    沉默了一阵,长孙氏吩咐桑中:“去准备一下,明日我亲自去送刘公。”

    李渊准许刘府的人为刘文静收尸,但命令他们明日必须离开长安。

    听见长孙氏的话,长孙无忌出言阻止:“妹妹不可,如今刘文静被斩首,也就是他的谋反之罪已经坐实。

    “你明日去送他,定会引来陛下的猜疑。你若是不放心,我派人去城外等着,暗中给他们一笔钱,让他们以后衣食无忧。”

    长孙氏很惊愕:“兄长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太过无情了。

    “就算不提刘公在朝堂上对大王的帮助,单论他与大王的私交,我也必须亲自去一趟。

    “大王视刘公为知己,刘公含冤而死,他若是在长安,也一定会亲自去送刘公一程。

    “不管陛下怎么想,这份情义,我必须替大王亲自送达。”

    长孙无忌沉默了。

    她去也好,至少可以借此举告诉那些跟着秦王的官员,无论如何,秦王都不会抛弃他们。

    ......

    在刘文静被斩首的这一天,李世民终于收到了长孙无忌的信。

    他迅速做出应对,给李渊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奏疏,又分别给长孙无忌和王庾写了一封信,命杜如晦和张亮带着这些信赶回长安。

    然而没过几天,杜如晦和张亮又回到了军营,同时回来的还有左一。

    左一跪在地上,将刘文静谋反一案详细地讲述给李世民听。

    “嘭!”

    李世民一拳锤在案上,眼中充满了愤怒:“岂有此理,这分明就是诬陷,父亲怎么能相信呢?”

    “不。”李世民又锤了一拳:“父亲这是卸磨杀驴,今日是刘文静,明日就有可能是我......”

    杜如晦听见这话,骇了一跳,连忙提醒李世民:“大王慎言,隔墙有耳。”

    张亮和左一立刻低下头,假装什么也没有听见。

    听到杜如晦的提醒,李世民逐渐冷静下来,事已至此,再愤怒也无济于事,不如想办法补救。

    想到这里,李世民把他们打发下去,坐在案前写起信来。

    刘文静死了,他必须拉拢其他人,扩充秦王府的实力。

    父亲派钱九陇去看着王庾,就说明王庾在父亲心中的分量不一般,至少她的话对父亲的影响很大。

    幸好长孙氏和王庾情深义厚,王庾自始至终都站在他这一边,不然他的损失会更大......

    这时,程知节在帐外禀道:“大王,有紧急军情。”

    李世民一听,连忙放下笔,说道:“进来。”

    程知节走了进来,呈上军报:“大王,昨夜颉利可汗和苑君璋偷袭马邑,高满政及其手下将士全部阵亡,马邑被颉利可汗攻占。”

    看完军报,李世民当即下令:“传令下去,全军开拔,前往马邑,收复失地。”

    既然父亲削弱了他在朝堂上的势力,那他就增强自己的军队势力。

    在这个时代,谁拥有了兵权,谁就拥有了天下......

    李世民派人把信送回长安,然后带兵前往马邑。

    接下来的日子,李世民抛弃了惯用的战术,集中兵力对马邑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颉利可汗刚开始时还信心满满地应战,打了十天,他发现李世民的将士只牺牲了数百,而突厥骑兵却损失了上千,顿时就对李世民产生了忌惮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