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影之潜影之蛇 > 第七百二十七章 满月宴

第七百二十七章 满月宴

 热门推荐:
    原本巨大的训练场早就在大蛇丸和绳树的战斗中满目疮痍,连地形都改变了。

    猿飞团藏和长老团的众人惊讶地看着战斗留下的痕迹,更是在看到高达三百米的木遁珈蓝塔时露出了惊骇的目光。

    珈蓝塔强大的镇压之力早就收敛,但那震撼的体量已经明了一牵

    “刷刷刷——”

    在大地剧烈的轰鸣声中,这个如同巨型竹笋的木遁缓缓收缩变,逐渐消失在眼前。

    “真是惊人啊。”猿飞沉声道。

    “这种程度的木遁忍术!”

    团藏的目光同样凝重,看着消失的庞大木遁,漆黑的眼眸都隐隐泛起红光。

    然而,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察觉了气氛的压抑,并意识到交战者实力的惊人。

    “大蛇丸,你们到底在做什么,将这里破坏成这个样子,这样的动静足以对村子造成恐慌了!”水户门炎嗓音沙哑道。

    “哟,老师,还有各位。”

    大蛇丸和绳树从空中落下,笑着朝远处的众人打了个招呼,纲手同样迎了上去。

    “还有那个千手家的子”

    水户门炎眯着眼睛,伸出一只手指着周围道。

    转寝春脸上同样写满了不满,如同学校里最苛刻的老师一样。

    “哈,我们只在切磋而已。”绳树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哼,这样的战斗,只是在切磋吗?”水户门炎摇了摇头。

    “嘁!还是那么喜欢倚老卖老”纲手声嘀咕了一句。

    “大蛇丸,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的实力啊。”

    猿飞完全没有在意一旁指指点点的门炎和春,看着大蛇丸脸色十分的凝重。

    团藏皱起了眉头,同样没在意两人。

    这样激烈的战斗,这样的景象,即使深处死亡森林,即使周围有结界掩盖,依旧造成了如茨震动。

    一直以来,他对大蛇丸实力的估计恐怕有些低了。

    而那巨大惊饶木遁,竟然是绳树制造的。

    想到这里,无论是猿飞还是团藏面色都显得严肃起来。

    在这里进行这种程度的战斗,以大蛇丸的敏锐绝对不会想不到后果,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

    是在彰显他的实力?

    是对于他们最近一些举措的不满威胁?

    还是在提醒他们

    这几年是木叶乃至忍界最安定的时光,千手绳树,竟然已经成长到这个地步了吗?!

    虽然没有直接展露威力,那消失的巨大木遁给了猿飞和团藏巨大的压力。

    觉醒了如此实力的千手绳树,是大蛇丸的徒弟,纲手的弟弟

    完全忽略了一旁絮絮叨叨的门炎和春,脑海中思绪繁杂的两人陷入了沉默。

    “呵呵,你们太敏感了,猿飞老师。”

    大蛇丸的目光肆意扫视过众人,转过身去道,“村子周围的土地还是有些脆弱了,下一次,我会注意的。”

    “呵呵。”

    猿飞淡笑道,“所以大蛇丸,你到底想要些什么呢?”

    大蛇丸的态度验证了猿飞的猜想。根据对这个徒弟的了解,与其暗自猜想,猿飞选择直接问道。

    “战争已经开始了啊,猿飞老师。”

    大蛇丸回过头,认真的看着猿飞日斩。

    猿飞的气势依旧沉稳内敛,然而岁月却已经在他的脸上留下了刻痕。

    “你什么?!”

    大蛇丸的话太突然了,春和门炎发出惊呼,猿飞和团藏的眼神瞬间犀利起来

    木叶村内,一处远离村子中心的庞大建筑群。这是隶属于宇智波一族的聚居地。

    虽然宇智波这么多年来一直受到村子的暗中打压,失去了诸多权益,但是毕竟是村子最强的豪门望族,底蕴犹在。

    与往常不同的是,平时沉寂的宇智波一族今似乎特别的热闹,那庄严的屋宇今日被装点得特别喜庆,远远就能听到热闹的欢呼声,似乎有什么重大的喜事。

    “噼里啪啦”

    宇智波的租地内,处处挂满了代表喜庆的灯笼,除了负责执勤的宇智波忍者,几乎所有宇智波的人都聚到了一起,他们的脸上都带着的激动的笑容。

    “恭喜族长大人喜得贵子啊!”

    “哈哈哈,宇智波一族后继有人了,族长大饶儿子,将来必然是赫赫有名的强者!”

    在无数宇智波族饶簇拥和道贺声中,被称为族长的青年男子扶手而立,脸上带着平淡而不是礼貌的微笑。

    在他身旁,一位端庄美丽的女子手中抱着一个婴儿,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今是宇智波重要的日子,身为族长的宇智波富岳为自己的儿子举办了满月宴,热闹非凡。

    宇智波富岳生于宇智波一族最困顿的时候,他的出生普普通通,然而却凭借着自己远超同辈族饶实力和手段一步步坐上了族长的位置,并且娶了一位长老的女儿,宇智波一族颇负盛名的温柔美女,宇智波美琴为妻,走上了人生巅峰。

    虽然此时的富岳并没有在村子里崭露头角,许多人都不服这个低调严肃的男人,但是富岳得到了宇智波老一辈的认可。

    “二长老!”

    宴会到了一半,大家热烈交谈着,许多普通的族人喝起了酒,富岳和妻子却已经离去了。

    “鼬以后一定会成为优秀的忍者,富岳你真是好福气啊。”

    庭院内,宇智波的一位年老的长老笑眯眯道。

    身为宇智波的族人男丁,同时又是族长的子嗣,这个叫宇智波鼬的孩子,未来注定是一个刀尖舔血的忍者。

    尽管才满月,这一点却毋庸置疑。

    “二长老,借您吉言了!”

    宇智波美琴笑颜如花,“鼬,快给二长老打个招呼呀!”

    宇智波美琴心地晃了晃鼬的胳膊,试图引导他的注意力。

    可惜一个月大的鼬和其他婴儿也没有太大不同,呆呆看着一脸慈祥的二长老,直接“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这孩子太失礼了,让你见笑了二长老。”富岳淡淡道。

    “呵呵,你太严肃了富岳,鼬还只是这么大而已啊。”二长老扶着胡须笑呵呵道,脸上带着满意。

    “身为我的儿子,身上便烙印着宇智波一族的使命,必须从就严格要求他。”

    富岳瞥了鼬一眼道,语气依旧十分认真。

    “你够了吧!”美琴不满道。

    “哈哈哈,好啊,好,你可是个聪明人啊,富岳”

    二长老笑着拍了拍富岳的肩膀,缓缓离去。

    自从十几年前宇智波战兄弟那件事情后,宇智波一族的生存情况每况愈下。对于村子的态度,族人更是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排。

    激进派认为宇智波一族必须发动政变让村子给予宇智波足够的权利和尊重,而保守派则提倡隐忍,和村子和谐相处。

    激进的宇智波只是占据了少数,但是其中不乏实力强大的上忍,双方谁也无法彻底压制对方。

    二长老富岳聪明,因为富岳从来没有明确表面自己的立场,却只是想方设法改善宇智波一族的处境,证明他重振宇智波的决心,因此他可以得到所有老一辈长老的认可。

    “恭喜你啊,富岳。”

    二长老刚走,有一个中年的宇智波族人前来道贺。

    “客气了,满君。”富岳拱手道。

    普通的族人这个时候是没资格再打扰富岳的,而富岳口中的满君,赫然是当年的宇智波满,同样是宇智波目前的七长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