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人间杀神仙 > 第九十五章 净月之下,凛月之上。

第九十五章 净月之下,凛月之上。

 热门推荐:
    就连那只彩翎大公鸡,都从树荫下钻出来,飞到墙头上,喔喔喔一通乱叫,庆祝兄弟三人再聚首。

    梁余咧着大嘴,拍拍斐大成的肚腩,笑道“好啊!大痴,我看白玉京的伙食不错,把你养的白白胖胖,这是又胖了二十斤?”

    挠挠头,斐大成笑着应道“还行吧,顿顿有肉!”

    两人又笑做一团。

    见斐大成面色不错,钟鸣眼中也很是欣慰,笑容越发温煦。

    斐大成转头又去看钟鸣,他笑容一滞,皱眉问道“鸣哥,你丹府的伤势如何了?”

    钟鸣摇头笑道“我的伤势已无妨,已然治愈。”

    斐大成十分愧疚,嘟囔道“鸣哥,上次你去白玉京的事情,我是事后才听说。

    早知你跟杨将军去了白玉京,我就是拼了命,也得把杨将军的银龙枪保下来!”

    钟鸣笑着拍拍斐大成的肩膀“幸好你不知道,若是真为了把枪拼命,那我得愧疚一辈子。”

    “还算你小子有良心,知道担心鸣哥。”

    梁余也拍拍斐大成的肩膀,嬉笑道“咱们三兄弟碰面,不说那些晦气事!

    你等着,黑哥去给你搬酒,咱们哥仨,今晚不醉不归!”

    自打梁余体会过酒后飘飘欲仙的那种感觉,他便爱上喝酒,家中藏了好几坛青竹酿,若不是斐大成归来,他才舍不得搬出来喝。

    可还不等梁余翻墙头,马车上又走下两人。

    前者便是田大公子,田行健;后者是他的小跟班,曾隶的弟子,易崇天。

    易崇天攀上田行健这根高枝,他是田行健走到哪,他跟到哪。

    几步走进院内,田行健甩开桃花扇,笑道“钟先生,你们兄弟不急着叙旧,我看斐师弟还是先将师叔吩咐的事情做好,你们再叙旧不迟!”

    他身后的易崇天没做声,只是打眼瞧了钟鸣,眼神中便流露出不屑。

    一个不曾修炼仙法的凡夫俗子,他易崇天可不放在眼中。

    但易崇天精明的很,见田行健对钟鸣十分客套,他虽然心中不屑,却没多说。

    至于那位斐师叔,也是他惹不起的人物,别看这两位小师叔入门晚,地位可都比自己都要高。

    钟鸣眉头微皱,他知道,此时确实不是喝酒的时候。

    但自己的气势要摆出来,心中暗想要给他们个下马威,钟鸣挑眉,轻声道“黑子,去搬酒!”

    梁余心中没有那么些道道,但他也能悟出几分鸣哥的意思,毕竟两人已经在一起生活了三年多。

    “好来!鸣哥,你瞧好吧,我这里的酒管够!”

    顺势翻过墙头,梁余不一会儿便搬来几坛青竹酿。

    田行健是何等人物,钟鸣这点小心思,他自然是都能看明白,他脸上的笑容依旧,扇动几下桃花扇,笑道“若是钟先生缺酒,我府中还有坛陈酿,回头差人给先生送过来。”

    “不必田公子费心,如此大礼,我钟鸣可受不起!”

    钟鸣招呼斐大成和梁余坐下来,倒掉茶杯里的茶,启了酒封,便跟两人畅饮。

    三人谈笑风声,视田行健两人于无物之境。

    田行健笑吟吟的看着,并不着急。

    易崇天却耐不住性子,他是聪明,只是点小聪明,在善于布子下棋的大局者面前,总是少了几分耐性,眼光过浅。

    眉头紧锁,易崇天悄声问道“田师叔,我们就这样等着?这叫钟鸣的家伙,未免也太不给我白玉京面子!”

    几日前,钟鸣和杨延朗硬闯白玉京府邸,他们是如何吃亏的,易崇天看在眼中。

    一个被朝廷贬下来的落魄将军,一个村中的无知少年,两人到底有何可怕?

    说破大天,也就是两凡泥,与他易崇天脚下的蝼蚁无异!

    田行健瞥了眼易崇天,问道“看不下去?”

    易崇天点点头,已是十分不耐烦。

    田行健自然不会告诉他,前几日,那位隐太子能从边陲走出去,正是出自这位钟先生之手。

    如今这位钟先生的背后,可能是将来的一国之君。

    即使那位会是位傀儡皇帝,也不是几个白玉京二代,三代弟子能抗衡的。

    这场戏要唱下去,必然要有个人唱红脸。

    想清楚其中利害,田行健收起折扇,轻声道“我与你斐师叔不好开口,不如,你去上前给他施几分压力,以彰显我白玉京的威势。”

    得到田行健的允诺,易崇天顿时心中有底。

    他提起气势,挺着胸膛往前走两步。

    于此同时,钟鸣三人已是推杯换盏,几杯酒下肚。

    喝酒谈笑是假,斐大成偷偷告密才是真。

    只见钟鸣笑吟吟附耳上前,斐大成也举着酒杯,两人装作说悄悄话。

    斐大成嘴角挂笑,口中却在谩骂“鸣哥,於菟那狗仙官让我来劝你,说要拿走吴府的地。

    那狗仙官跟我托了底,说是不惜任何代价,你可不能松口,咱们得好好叼他们一口!”

    “好好好!”

    钟鸣笑眯眯跟斐大成碰杯,眼睛笑成月牙。

    自打於菟招斐大成入门,就是个天大的错误。

    他大概永远不会明白,一个在饥荒年间,几度在鬼门关边挣扎,几乎被饿死的小胖子。

    在被一个好心的少年救回来后,这一辈子,他都是那少年的马前卒。

    无论他是活十年二十年,还是二百年,三百年;无论他是手拿青砖拍人,还是气御仙剑摘人首级;那个得知感恩的小胖子,只会为少年人手握刀剑。

    对于白玉京来说,斐大痴就是个永远养不熟的白眼狼,他永远心向钟鸣,永远是淤泥村梁黑哥手下的青皮!

    永远?

    那可能有些遥远,没人能说得好,最起码,现在於菟养不熟这只白眼狼。

    易崇天已经走到石桌旁,他先是拱手道“斐师叔,我有几句话跟这位钟先生说。”

    斐大成放下酒杯,面容严谨,於菟那几份傲人的气势,他倒是学得像。

    从眼皮缝里,斐大成瞄了眼易崇天,淡然道“说罢。”

    “钟先生,我与两位师叔前来,是为了吴府地段的事情,还请钟先生给句话。”

    钟鸣似是没有听到,抬起酒杯跟梁余对饮“来来,黑子,陪我喝一杯。”

    易崇天脸上怒容更甚,他看了眼斐大成,见他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不闻不问的模样,易崇天自以为会意。

    冷哼一声,易崇天的脸色说变就变。

    他怒喝道“钟鸣!别以为叫你声钟先生,我白玉京就真的怕了你!我白玉京……”

    易崇天的话还没说完,斐大成猛然睁开眼睛,他身上的锦袍无风自动。

    斐大成转过身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巴掌扇在易崇天的脸上!

    啪!

    掌声清脆,这一巴掌把易崇天扇蒙了。

    斐大成那副和善的脸上,露出少有的戾气,他狠声道“我白玉京,教你这样与人说话了?”

    易崇天眼角抽搐,手中瞬间凝出冰凌,他的修为远比斐大成深厚,若是出手,斐大成毫无还手之力。

    可斐大成是他的师叔,长幼尊卑之前,易崇天不敢造次。

    今日易崇天若敢还手,回到府院中,等待他的便是被废去修为,甚至于打入死牢的惩罚。

    目无尊长,大罪当诛!

    斐大成的厉色之前,易崇天只能愤然转头,又去看田行健。

    只见他那位田师叔仍是笑吟吟的,他还收起折扇,问道“钟先生,可是解了几分心中闷气,可否再谈吴府地段的事情?”

    易崇天此时才明白,他被那位田师叔当了枪使。

    可悲可叹!

    一介白玉京的小人物,在大局面前,也只能是棋盘上的弃子。

    那一巴掌,不只是扇在易崇天的脸上,更是打在白玉京的脸上。

    若是这一巴掌是钟鸣扇的,田行健必然翻脸,因为这是钟鸣不敬白玉京,凡泥不敬仙人,此乃白玉京大忌。

    但出手之人是斐大成,怎么说他都是白玉京的二代弟子,是自己人,那便是内部矛盾。

    说白了,就是掩耳盗铃,白玉京自己扇自己,做戏给钟鸣看。

    兴许,於菟肯让斐大成前来,早就预料到会有如此一幕,那位活了几个轮回的老妖怪,又怎么会看不透斐大成那点小心思。

    边陲这盘大棋啊!

    能出手执子的人,都是老谋深算,眼光深远的老狐狸。

    既然白玉京给了钟鸣这个面子,他也不能再端着架子。

    此时,钟鸣才露出笑意,向田行健举起酒杯道“田公子,不如一起坐下喝一杯?”

    “如此甚好!”

    田行健笑吟吟坐下,梁余和斐大成则是都站起来,走到钟鸣身后。

    只有易崇天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他紧咬牙关,已无脸面再呆下去,手中掐诀,唤出冰莲,想要离开。

    却听田行健轻声喝道“让你走了吗?”

    “是,我知道了,田师叔。”

    易崇天低下头去,面容已经扭曲,他心中疯狂呐喊钟鸣!钟鸣!你永远不要落入我的手中!

    一个无知者的呐喊与愤恨,在海浪面前,掀不起任何波澜。

    田行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笑着问道“钟先生,你到底是何意?”

    钟鸣叹息一声,望向边陲城的方向,轻声道“这事啊,田公子做不得主,我以为,只有城中那位净月仙官,才能说得算。”

    眼睛一眯,钟鸣指指身后的斐大成,笑道“我要大痴,今日之后,净月之下,凛月之上!”

    田行健愣住了,斐大成也愣住了。

    净月仙官乃是朝堂中的一品仙官,而凛月在其下,是二品仙官,净月仙官只有一位,也只能有一位,便是於菟。

    凛月仙官掌管地方事宜,有至今只有一位,便是那位於菟的小师叔,伯年。

    将来可能会多上几位,毕竟白玉京对新唐的渗透越来越深,一位凛月仙官是管不过来如此广袤的疆土。

    钟鸣这句话也颇为精妙,他要斐大成在净月之下,凛月之上,就说明不是给斐大成讨一个末无须有的官职,而是为斐大成讨一个白玉京的地位。

    就是要於菟更加重视斐大成,要他成为於菟最看重的弟子。

    即不让於菟作难,也让那块地的利益最大化。

    钟鸣笑道“我用我的东西,换你白玉京把资源用在你们自己弟子身上,你们不亏吧?”

    “钟先生好算计。”

    田行健哈哈大笑,起身拱手道“谢过先生的好酒!”

    他立即转身离去,踢了脚还在发狠的易崇天。

    田家的马车缓缓离去,钟鸣眯着眼睛,等一个消息。

    斐大成站在钟鸣身后,呆了半响才回神。

    “鸣哥,你这是何意啊!这么好的机会,你就给我换个没用的名头?”

    斐大成恍然回神,已是眼角含泪。

    钟鸣没敢回头,他听到斐大成在吸鼻子,他怕看到斐大成的眼泪。

    他端起酒杯,笑道“为我兄弟讨一个大好前途,那块地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