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半点江山 > 第二百七七章 你想怎样

第二百七七章 你想怎样

 热门推荐:
    那竟然她不是来告别的,那又是为何来这里?

    如果只是想见契哥哥,为何身边没有带着画儿,琴儿

    魏名砚好一会儿都没有听到回应,他转过头,好奇的看向魏心萝,发现人正皱起眉头,陷入思绪里。

    “你就别乱想了,”看到这,魏名砚赶忙开口打断人的思绪。

    顿了顿,又说道“我不是要赶你走,而是担心,这里太过简陋,你过不惯,”

    “才不是!契哥哥你是想我赶紧会都城去!不要打扰到你跟那些栾宠逍遥快活!”魏心萝冷声说道。

    她想起来了,

    她来这里,是为了见那个梁国的奴隶—凤!

    “你”魏名砚只觉得自己的心,咯噔一跳。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你不要乱说,这些没有的事情,”

    听这语气,怕是魏心萝是记起来了,只是,记起了哪儿,这就是个大问题了

    “才不是乱说!契哥哥的身边不仅有一个大栾宠!还有一个小栾宠!”说到这,魏心萝猛地站起身来。

    然后,咬了咬唇后又说道“那个梁国的奴隶凤!即便是毁了容貌!竟也勾的那北周太守时刻惦记!而契哥哥你!并没有按照梁王说的那般随意处置!反而将人留在了身边!

    若不是契哥哥有心想将人留在身边做栾宠!又怎么会好吃好喝的伺候着!”

    “你误会了,这些都是没有的事情,”魏名砚扶额,顿时觉得很是无奈。

    这魏心萝,究竟是从哪儿知道,他没有按照梁王说的那般随意处置,而是将人留在了身边?

    “误会?”魏心萝冷笑一声。

    顿了顿,又说道“我可是亲眼看见那个叫做凤的梁国奴隶!他的扮相!可不像是一个奴隶该有的样子!”

    事到如今,契哥哥还想骗她,莫非真以为她好骗不成!

    若不是亲眼瞧见,她还当真不知道有梁国的奴隶凤的这一事,现在知道了,便不能让那梁国的奴隶凤如愿!

    这该死的大栾宠!该死的小栾宠!这两个一个都还没有处理掉!她怎么能!容的一个梁国的奴隶凤在出现!

    “你说话小点声行吗,”魏名砚扶额,只觉得很是头疼。

    现在的魏心萝,当真是像韶年说的那样,被放大了七情六欲,俨然一副目无尊长嚣张跋扈的模样,真的是人见人厌啊。

    如此,他还是觉得那个顾忌形象,将事压在心底,即便是爆发,也不会彻底爆发的魏心萝。

    “契哥哥嫌弃我说话声音大了?”魏心萝勾起嘴角,不屑的笑了笑。

    然后,嘲讽的开了口“是啊,你养的那两个栾宠说话声音倒是小,可契哥哥你别忘了,栾宠到底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到最后,你依然会明白只有我才能让你前途似锦!”

    “够了,你回去收拾收拾回都城去吧,”魏名砚厌烦的挥了挥手。

    如此直白的魏心萝,当真是彻彻底底的没了一个公主该有的礼仪,与那些市井泼妇没什么两样了。

    “契哥哥可别忘了,我可不是你手下的那些将领,以及将士们,我是魏国的公主,与你这个魏国的世子,平起平坐,”魏心萝一边说着,一边重新坐回到位置上。

    顿了顿,又说道“即便你以魏大将军的身份压我,也不能对我动用私刑,”

    今儿个,她就是呆在这将军驻地不走,契哥哥也不能拿她怎么办。

    “那你想怎样,”魏名砚斜眼,很是无语。

    他是从这魏心萝的话里听明白了,他即便是魏国的世子,魏国的魏大将军,也是不能干涉她魏国公主的自由。

    因为,这军营是魏国的,而魏国是皇上的。

    “我想怎样?”魏心萝勾起嘴角笑了笑。

    停顿了一会儿,又说道“当真是我想怎样,就能怎样吗?”

    “那自然是不行的,”魏名砚沉声道。

    从眼下的情形来看,越是忍让,就越是会让这魏心萝得寸进尺。

    如真是在让这魏心萝入愿见了凤,在让这魏心萝对凤下手,那沈星岂不是要觉得,他这个魏国世子,魏国大将军,太孬?

    魏心萝眯了眯眼“我就知道契哥哥你,舍不得你那两个栾宠,”

    “太子殿下的信已经到了,你还是听话回去吧,”魏名砚也不想在多说,他知道,无论说什么,魏心萝都能接的上话。

    而接的上话,就代表,他要一直跟魏心萝这么聊下去。

    “契哥哥这是拿太子哥哥来压我,”魏心萝咬了咬唇。

    “没有,”魏名砚淡然的开了口。

    然后,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若是你不回去,太子殿下怕是会以为,是我将你扣留在这军营之中,你也不想我被扣上谋反的罪名吧,”

    “契哥哥,你不要听那些人胡言乱语,什么功高盖主,什么谋反之类的,”魏心萝担心的看向坐在对面的人。

    她知道契哥哥从来没有这样的心思,知道契哥哥心系魏国黎明百姓。

    若真是想谋反,又为何不选择在背后指挥,而是亲自带兵打仗,冲头阵呢。

    “原来你都知道这些,”魏名砚拿起茶壶,将茶杯添满。

    “我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那些人在背后议论什么,”魏心萝轻哼一声。

    魏名砚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竟然这样,你便听太子殿下的,早些回去吧,以免那些人多想,”

    “我不,我要在呆几天,”魏心萝抬起下巴,语气坚决。

    没有将契哥哥身边的这一大一小栾宠处理掉,她是不能走的,而且,现在还多了一个梁国的奴隶凤。

    “那你要在呆几天,”魏名砚斜眼,很是不悦。

    “我”魏心萝眼神一转。

    顿了顿,又说道“这个你就别管了,到了该走的时候,我自然会走,相信契哥哥也明白,我最怕的便是太子哥哥,如今等来了太子哥哥的书信,我总不可能不回的,最多也就几天罢了,”

    具体几天,她也说不清楚。

    但是魏心萝知道,现在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必须的尽快找个时机,将契哥哥身边那一大一小两个栾宠处理掉。

    而在这之前。

    得先将这个梁国的奴隶凤,处理掉。

    相信,这个梁国的奴隶凤,处理起来,一定比契哥哥身边那一大一小两个栾宠,处理起来简单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