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眷族才不会这么强 > 第三十三章 一辈子都抹不去的痕迹

第三十三章 一辈子都抹不去的痕迹

 热门推荐:
    走走了?

    就这?

    廖祺看着两位,真就被自己才说完一通后,便直接转身离开的血族,有点摸不清头脑的感觉。

    这跟他想象中的剧本

    也不太一样啊!

    不过,既然对方这么配合,廖祺也就不再追究什么了,现在的他,可还没真嚣张到,能反过来,主动找事的地步。

    总感觉自己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此时的廖祺,心底很郁闷。

    这届跑龙套的杂鱼们,都这么不给力的吗!

    他安慰似地无力吐槽着。

    人类这种生物,实话实说,从骨子里,就总是带着点“贱贱”的感觉。

    平安无事时,希望自己不要被麻烦找上门来。

    而等麻烦真上门了,却又开始嫌弃起“麻烦”不够大了。

    此时此刻,还正是抱着,如此调侃似心理的廖祺。

    却殊不知,很快之后,接下来的他,就为自己这一时的疏忽大意,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咦?人呢?”

    自认为解决完了两位找茬血族后,廖祺转回了身子。

    他还是有点在意,刚从老男仆那里,了解到的,有关于“龙”眷族的信息。

    可怎料,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那两位面色凶恶的血族,给吓坏了。

    廖祺环视四周,却发现在他周围空无一人,哪还有之前老男仆的身影。

    稍微一想,便就明白了原因。

    老男仆肯定是趁着,自己与那两位血族对峙的功夫,悄悄开溜,跑没影了都。

    沉沉叹了口气,廖祺有点可惜的感觉。

    好不容易又获得了,能让他有点兴趣的情报,可线索却又这么断掉了。

    廖祺不打算再去重新找到那位老男仆。

    一来是,施工地上仆从太多,挨个寻找会浪费不少时间,二来也还是,如果自己真这么做了,也就太刻意了,容易引起不必要的怀疑。

    不过,有了老男仆的例子在,从古堡仆从们得身上获取情报,这条路看起来,倒也不是走不通。

    在廖祺打算寻找着,下一个目标询问时

    眼角余光,所撇到的另一位他才刚认识的苗条身影,却也朝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

    “刚刚出了什么事吗?”

    妖精索菲尔笑吟吟地站在了廖祺跟前。

    “休斯,咱们就这么一次机会,你千万别搞错了!”

    一高一矮两位血族,看似是灰溜溜的退了出去,实则却避开了大家的注意,又悄悄溜了回来。

    并且,这回的他们学聪明了,没有再往廖祺那边去凑。

    反而是不动声色地,默默躲在角落,观察着一众在干活的古堡仆从们。

    “你确定,那个跟在人类身边的下人,就是她吗?”

    矮个血族有点怀疑地问道。

    他顺着同伴所指,望向了一位,正在墙壁倒塌的废墟旁,帮忙搬运伤者的女仆。

    “这种事情稍微一看,就能知道了吧?”

    高个血族,也就是被称为“休斯”的吸血鬼,很肯定地回答道。

    他所说的也确实没错。

    零无论是从气质,还是外貌上,都明显是与古堡内其他的女仆格格不入。

    尽管身上穿的,大家都是同一套制服,可换在不同人身上,却是也同样能有着天差地别的效果。

    而零,正是那种从人群中一眼望去,总能最吸引住眼球的类型。

    “那咱们接下来,具体要怎么做?”

    “总不能光是普普通通的,就去命令她,给咱们干些苦力吧?”

    矮个血族说话时,眼中充满了怨毒。

    当众被人类又羞辱了一番,要是不把这笔帐给算回来,简直是比杀了他都要难受。

    “哼哼,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简单了。”

    高个血族休斯点了点头,他目光闪烁,心中已经有了计划。

    “虽然羞辱女仆,不是咱们的目的,以女仆为媒介,迫使那个人类露出破绽,好让咱们有合理教训他的理由,才是行动的关键。”

    “不过嘛”

    阴冷的笑容从嘴角扬起。

    “想要激怒那个人类,咱们对他那位女仆的惩罚,便必须要更狠一点,最好是能留下些,什么一辈子都抹不去的痕迹才好!”

    “一辈子都抹不去的痕迹?”

    矮个血族没太明白同伴的话。

    休斯只好指着零的身子,继续解释道

    “虽然是个下人,但脸蛋也还不错,皮肤上一点皱纹也没有。”

    “这些低等的魔族,可不像我们吸血鬼,单靠进食,就能修复身体,他们仆从们每天的工作绝不轻松,但还能做到这种程度,只能说”

    “对方肯定是在平时,花了大量时间去保养!”

    听完同伴的话,矮个血族的眼睛,也渐渐亮了起来。

    他有点似懂非懂地,接着往下说了过去。

    “这也就意味着,那个女仆很重视自己的外貌,而如果我们能,从这方面下手的话”

    才说道半截,便立马彻底的恍然大悟了。

    矮个血族直到现在,才终于懂了在最开始,休斯所提到的,留下“一辈子也抹不去的痕迹”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没错,毕竟是个雌性魔物,说到底,也全都一个德行。”

    休斯看到同伴终于领会了自己的意思后,也轻松了不少。

    之后的矮个血族,又接着朝休斯问道

    “那那咱们是随便找个理由,去狠狠揍女仆一顿?”

    “再稍微“失手”不小心,把对方给打到半死,让那个女仆彻底毁容?或者是,从对方身子上,卸下些什么小部件来?”

    “毕竟,长着一双那么秀直的细腿,如果给掰断,发出的声音,一定会很清脆悦耳吧?”

    直勾勾地盯着,零制服女仆裙,下半身被白丝包裹住的圆润腿部。

    矮个魔族越说越是兴奋,狰狞的猩红色,疯狂在他的眼底闪烁着。

    可是,这个提议,却是被他的同伴,休斯给否定掉了。

    “不不不,如果换到别的地方,用你这个没问题,但既然眼下是在这种地方”

    休斯将视线从零的身上移开。

    高个血族,把目光转向了,施工地的另一旁,在地面上码放着的,一口口有半人大小,不断升腾着白烟的陶制缸罐。

    之后的他,猛地吸了吸鼻子。

    “尼克,你知道吗?

    “这些由“学院”调配而成的泥浆,可是有着,极强腐蚀性的。”

    “而且不仅如此”

    休斯闭上眼睛,仿佛是在脑中幻想着之后的画面。

    紧接着,这位高个吸血鬼,用一种十分享受的语气,幽幽对着同伴说道

    “要数它最美妙的一点,还是这种强烈腐蚀性,却并不会立刻生效,而是将一点一点地,慢慢侵蚀,灼烧着你的皮肤。”

    “等到你终于回过神来,察觉到时,才会猛然间发现,自己的全身上下,早就已经溃烂臃肿到不成样了。”

    脸上露出自信地笑容,休斯最后狠狠说道

    “我就不信”

    “在这种折磨下,女仆还能挺得过去,不去祈求那个人类的帮助。”

    “那么,等到这个时候,为了能救自己的女仆,人类还不就得对我们言听计从,说什么就要做什么了吗?”

    wodejuanzucaibuhuizheyaoqia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