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济公异世传 > 第五十六章-都是学霸

第五十六章-都是学霸

 热门推荐:
    终于弄清楚了让自己感觉不对的原因,李修缘无奈的笑了笑,不知道是嘲讽自己的多疑,还是在感叹生命的流逝。

    再次回头,看了看这空无一人的地方。

    地藏王菩萨曾经发愿“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

    可是李修缘此时觉得,万一有一天地狱真的空了,会是件好事吗?那岂不是真的成了“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李修缘摇了摇头,算了,先别想这些宏图大愿了。

    自己的为了哄骗咳咳,为了感化与我佛有缘的火炎焱,临时创立的大雷音寺。

    此时满打满算只有三个人,更何况仅有的三人之中,修为最高的虎长老,还是个编外人员,暂时没有明确告诉她大雷音寺的存在。

    此时想这么多,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等到自己的实力,能匹配自己的野心的时候,再来改天换地。

    想到此处,李修缘不再伤春悲秋,头也不回的向第三层走去,要看看那个镇魔塔中,都是元婴修士的世界。

    李修缘走在盘旋的楼梯上,不断向下,心里暗暗觉得好笑,自己做了无数年的僧人,爬了无数的佛塔,今天还是第一次倒着爬。

    走完楼梯,站在楼层透明的结界旁边,向第三层里面看去,眼前还是镇魔塔一贯的特色广袤的空间里空无一物。

    李修缘看着眼前的场景,不禁心中想到,以后我要是能把这个宝塔收为己用,那作为大雷音寺的大本营再合适不过了。

    因为这个塔是天宫的法宝,塔内的空间又这么大,所以在实力还较为弱小的时候,自己可以把塔随意的变大变小。

    万一遇到打不赢的硬茬子,变小装在兜里,撤离的时候也十分方便。

    等到实力强大了,我们也在九州占据一块地方,这宝塔不仅能当做一个监狱,更是重点培养门中才俊的好去处。

    嗯,以后就给镇魔塔改个名字,叫便携式大雷音寺。

    想到这里,李修缘迈步踏过结界,向里面走去。

    谁知刚一进入镇魔塔的第三层,一股强大的灵压,立刻降临在了李修缘的身上。

    刚开始李修缘还以为,是某个元婴期的妖怪或者魔头在故意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但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在第一层,白光仅仅是有个想要袭击自己想法,就被镇魔塔瞬间感知,还略微进行了惩罚。

    这第三层的灵压,都快把自己压趴下了,镇魔塔为什么会毫无反应?

    白光如果知道李修缘心中对他的评价,肯定要破口大骂“大哥,那可是三十鞭子,能叫略微?来来来,你try一下,你can你up,不can别bb!”

    想明白了这一点,又感觉了一下,身上让自己不堪重负的灵压,李修缘知道了,这压力是镇魔塔本身释放的。

    但究竟为什么前两层都没有灵压,到了第三层却突然出现呢?看来只有见到第三层被囚禁的人才能清楚了。

    于是李修缘硬扛着镇魔塔带给他的压力,一步一步往第三层的深处走去。

    继续往里走,李修缘并没有见到第一、二层所共有的中央环岛,也没有呈放射状的房屋。

    而是变成了一个个独立的小院子,所以的院子都房门紧闭。

    但从好几个院子里,传出来的元婴期修士的威压,正不断和镇魔塔本身的灵压相抗衡。

    李修缘走到其中一个院子门前,敲响了门“你好,请问里面有人吗?”

    只听这院子里传出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别敲啦!里面没人!”

    李修缘听到这回答,顿时一头黑线,里面要是没人,这是谁在说话呢?邮递员吗?

    知道这个院子的主人不想搭理自己,所以也就不再打扰。继续转身走向下一处院落。

    谁料到李修缘走了好几处院子,得到的都是差不多的回答。但总体上的意思都差不多,就是不想被他打扰。

    李修缘也纳闷了,这么多元婴期的大修士被囚禁在镇魔塔里,既然不可能出去,又有着这么悠长的寿元,为什么一个个都不肯与外人交流呢?

    虽然一次次的被拒之门外,李修缘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但他还是没有放弃。

    一方面因为要寻找一戒真人,另一方面也想在这里得到更多有效的信息。

    就这样李修缘一个挨一个敲着院门,也一次又一次的被拒绝着。

    看到剩下没有敲过的院子已经不多了,李修缘也不再抱太大的希望,没有人开门就算了吧。

    自己敲完这些院子,就去第四层碰碰运气,希望第四层的元婴修士,不要像第三层的这么自闭。

    于是抬手敲响了眼前院子的大门“你好,请问里面有人吗?”

    只听里面一个声音回答“门没锁,你自己进来吧!”

    “哦,那就不打扰你了”李修缘正要习惯性的转身就走,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啊,他这是让自己进去!”

    于是对着院内说道“那就打扰前辈了!”

    说完伸手推开了小院的大门,只见院子的正中央,正幕天席地盘腿而坐着一位年老的修士,须发皆白,看着十分的慈眉善目。

    于是躬身向这位老者施礼“见过老前辈,晚辈多有叨扰,还请老前辈见谅!”

    那位老者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李修缘,说道“年轻人礼数倒还挺周全,也不要客气了,随便找地方坐吧。”

    李修缘谢过老者,在老者对面就地坐下“小子李修缘,还未敢请教老先生名讳?”

    那老者说道“老夫名为华平安,在被镇压到这镇魔塔中之前,乃是安州一念堂的长老。

    想必你就是镇魔塔传音中的那个外来者吧?我的院子离这第三层的入口处颇远,你是怎么找到我这里的?”

    李修缘回答到“今日确实是我第一次来镇魔塔。我从进入第三层以来,就开始从第一个院落挨个敲门。

    但没有任何人愿意给我开门,甚至有的人连话都不肯和我多说一句,这是为什么呢?”

    华平安闻言哈哈大笑“镇魔塔基本数千年都不曾进来一个人。

    而刚被囚禁到塔中,就是元婴期修为的修士,现在都已经成就真仙,或者是修成浊仙,被困在更深处了。

    你现在见到的这些元婴修士,基本上都是由塔中原来的结丹修士苦修而成的。

    而且在这镇魔塔中,修为的高低并不是为了和别人争强斗狠,而是为了延长自己的寿元啊!

    这些苦修而来的人们,见惯了身边其他修士的死亡,所以现在更加懂得时间的宝贵,自然要更努力的修炼。

    镇魔塔的看守可以借助镇魔塔的威力,保护自己平安渡过仙劫。但塔内的囚徒就没有这份待遇了。

    我们这些人被囚禁在镇魔塔里,找不到任何的丹药或者法宝,帮助自己渡劫,要想修成真仙,比外界困难不知道多少倍。

    但就算最后渡劫失败,成就浊仙,也还能比元婴期多活两万载。万一成就真仙,则有九万年的寿元,那被放出去的可能是不是又大了一些呢?

    所以他们都不想在你身上浪费时间,宁可自己苦修多一秒的时间,也不愿被你打扰。”

    “原来都是刻苦修行的学霸啊,我说他们一个个都不开院门,似乎连话都懒得跟我说”李修缘方才恍然大悟。

    接着又问老者“华前辈,那这第三层的灵压是怎么回事呢?我感觉到在这第三层里走路,都要比外面困难很多。”

    华平安回答到“这股灵压其实不算是某种惩罚手段,而是一个探测器。”

    jigongyishichu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