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之暮雪千山 > 第五十八章无法下线

第五十八章无法下线

 热门推荐:
    村长盘坐在魔法阵外围掏出本小册子对着魔法阵念念有词,念叨的是一种类似于英语的语言,但很多语音更为生涩难懂,利维坦个连英语都没及格过的学渣更是不懂村长念的到底是哪种语言,反正听着跟咒文一样,但给人的感觉就是阴森森的。

    魔法阵亮起了猩红的红光,红中透着黑加上那只眼睛看着就让人感觉不舒服,身处在魔法阵中心的

    pc自然也不好受。

    只见那

    pc脚下的魔法阵伸出几条黑色的锁链。

    黑色的锁链仿佛是恶魔的爪牙灵活的缠上了那个

    pc,缠上他后就开始一点点的收紧。

    乌达被逐渐收紧的锁链压迫的他五脏六腑都要被挤碎一般,脸色涨红发紫,疼痛的面目狰狞了起来,他痛的想挣扎想吼叫,但这是跟地狱做的交易,这锁链自然不是普通的锁链,他的挣扎纯属就是无用功。

    “村长!村长!!我……不献祭了!取……取消吧我好痛啊啊啊啊!!!!放过我!放过我!!我不想死!!!我好痛!!!!!”

    乌达的四肢骨骼五脏六腑都被逐渐收紧的锁链压迫碎了,难以忍受的疼痛令原本可以慷慨赴死的乌达痛苦狰狞的求饶。

    这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痛,他只是个普通人而已!!!为什么要承受这种疼痛!他……他后悔了……

    乌达持续不断的哀嚎着,仿佛经历了什么非人的遭遇,事实上他所遭遇的也确实很恐怖,他身上的皮肉都裂了开来,仿佛一颗被大力挤压的果子,在外力的作用下果皮承受不住裂了开来,露出了果肉挤出了果汁。

    眼前的一幕让哪怕知道这只是个游戏的利维坦都觉得心悸不忍直视。

    她小学的时候开始就喜欢一些恐怖血腥类的漫画,例如黑瞳、日渐崩坏的世界、大学生丧尸求生手册之类的(都是有妖气里的漫画,我小学时候追的漫画,不过现在都被禁了,黑瞳是有点血腥,日渐崩坏的世界就是有点恐怖又恶心的那种,大学生丧尸求生手册其实不算恐怖还蛮搞笑的),一些游戏也比较喜欢玩偏阴暗类的例如魔女之家等。

    但这是个全息游戏,场景人物看着都无比真实,眼睁睁看着一个“人”,哪怕不是真正愿意上存在的人被这么折磨死在她眼前,她也觉得怪渗人的。

    也是这一刻开始她意思到这虽然只是个游戏但也残酷的可怕。

    利维坦面上依然一副面无表情淡漠的样子,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自己心跳加速血液在快速流动,心里划过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似是恐惧又似是害怕。

    ……

    “老大,有个玩家心率跳动不正常!”

    “那就强制下线啊,蠢货,这种事还要我说吗?”

    办公室里穿着西装的男子揉着太阳穴一脸不耐烦的对属下发脾气,他要处理的事更重要哪里来的闲功夫管一个玩家啊。

    “我也想把那个玩家强制下线啊,可是不行,那个玩家处于任务剧情,是那个新手村里的隐藏主线任务,系统的自主意识不让我们强制把玩家下线,而且因为那是个隐藏任务,我甚至没有权限去看那个玩家经历了什么。”

    他的属下快速把他的来意说完,终于制止了西装男子的不耐烦了。

    如果有玩家因为游戏的原因死掉了或者出现什么问题,那他们这个游戏恐怕就得被广电或者文化局的那些人毙了,本来文化局那些人就不赞成引进全息游戏的,要是被抓到这个痛脚这才上线不久的游戏就惨了。

    “带我去看看,我的权限应该够的。”

    听完属下的话不过一瞬他已经是心思百转了,为了过审在拿到游戏国内代理版权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更改了一部分设定了,凡是血腥场景一律打马赛克或者虚化,但最近几天还是出现问题了。

    每个新手村都有一个隐藏任务,不仅仅是游戏中难发现,便是他们这些掌握了游戏系统的工作人员也难以发现这些数据。

    而这些接到隐藏任务的玩家就惨了,这些隐藏任务一部分是与恶魔有关的,任务剧情全部都是血腥残忍的,因为没有马赛克跟虚化真真切切的面对这些血腥场景,一些心理接受能力差的玩家甚至被吓晕而强制下线了。

    原本他们还觉得如果承受不住晕倒强制下线的话应该不会危机生命的,但现在有玩家在任务剧情里明明已经心率不正常了却依然没有下线就不容得他们不害怕了,万一玩家明明晕倒了却没能下线依然在游戏里受到怪物的攻击对精神有不好的影响……

    越想就越担心。

    走到特制的游戏处理器前取出自己的权限磁卡插入, 输入那个玩家的编号,载入游戏数据后西装男子跟他的属性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诡异魔法阵中被锁链绞死成数块血淋淋的肉块。

    绕是他们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也不免被这一幕膈应到了 。

    乌达的头已经被挤爆了成了一摊红红白白的肉块只有两颗有幸保存完好的眼球说明这曾经是人的头颅,他的躯体也没多完好,皮肉被挤爆流露出来的内脏也成了滩半泥半块的碎肉,连原本人体最坚硬的骨骼也在锁链的挤压下折断的折断粉碎的粉碎。

    乌达的尸体短短的描述,对读者而言简单,但对于亲眼见证着一个活生生的人成一摊肉泥的利维坦而言这是一种难言的惊悚,明明锁链绞杀的不是她,她却似乎也感同身受的感觉自己受到了锁链的压迫。

    过于真实的游戏场景让她感觉这似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活生生的自己眼前被折磨死。

    利维坦深吸一口气试图想平息自己的情绪,但被吸入的空气都似乎透着股血腥味。

    “难怪这么多玩家受不了晕了过去,这么血腥谁顶得住啊,国内的恐怖片都跟闹着玩似的,见惯了那些不恐怖的电影跟游戏,在看看这一幕,不被吓晕就怪了。”

    西装男子的目光都被那滩血肉吸引,忍不住感叹。

    “我说难怪这个玩家没有被强制下线,敢情还没有晕呢。”

    西装男子的属下没那么大胆一直盯着那滩血肉眼睛一直在屏幕上乱瞄,一下就注意到还站着的利维坦。

    听到属下的话西装男子这才去看向利维坦,调节了一下画面角度,只见利维坦面上一副淡定的样子,微眯的眼眸中也是寡淡的神色似乎万物不上心一般。

    如果不是一旁她的数据里心率跟血液循环的数据持续升高,他还真以为这个玩家真的如表面上的这么淡定。

    实际上利维坦现在是真的很慌,但习惯使然哪怕在害怕也不会表现出来。

    乌达早已没了生息,魔法阵在次红光外放,锁链收了回去,一阵嚎叫声仿佛自九幽之下的深渊传来。

    紧接着一个黑色的头颅快速从魔法阵中钻出来,一口就咬了一大块肉块,仿佛渐渐走了出来一般显现了身形。

    虽然说是地狱双头犬但明显和真正的犬有很大的差别了,地狱双头犬的身体骨瘦嶙峋的,甚至透过薄薄的皮肉能那到那凸显出来的脊椎骨,两个硕大的头颅都是一副狰狞的模样,发红的眼睛透露出它们的饥饿,毫无掩盖的透露着对血肉的渴望。

    看着面前的肉块,两只头颅都张口了血盆大口去啃咬。

    “冒险者!趁现在打败这只地狱双头犬。”

    其实不用村长说利维坦早在地狱双头犬出现的时候就拿出了精铁抢跟耀光圆盾了。

    直接一个【冲锋】过去狠狠的扎了一枪,拔出来在接着一个【突刺】,两套攻击连着打向地狱双头犬都出了暴击直接扣了的血量。

    地狱双头犬:??????

    等级:?

    ???

    技能:???

    利维坦看到那一串问号的时候真的是吓到腿都软了,但仔细一看才发现没有boss的标识,说明是个等级高的小怪或者精英怪之类的,要这真是个boss那可就没法打了,探查不出来一串问号的说明比她高上级,这要是个boss的话还打个锤子啊?高她那么多级的boss是不可能被她单杀的。

    但一个等级高的小怪她还是有很大可能击败的。

    利维坦心中想了那么多实际上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被打扰进食的地狱双头犬发怒了,它饿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有东西吃,这不知死活的人类居然敢打扰它?它打不过地狱里那些强大的深渊魔物还打不过这小小的人类吗?这个人类!也要沦为它的食物!

    地狱双头犬抬爪拍向利维坦,想象中这个弱小的人类被拍成肉泥的场景未出现。

    只因为一面金色的圆盾被利维坦举于头顶让她硬抗下了这次攻击,不过半曲的膝盖说明了她承受这攻击也并不轻松。

    地狱双头犬眼见自己一击未能击杀这个人类也是怒了,收回爪子张开血盆大口就想把她直接给吃了,但从地狱双头犬收回爪子的瞬间她就已经快速往后退了。

    退了几步点开背包,把已经记住放哪的食物连点几下的一气呵成的全用了,几个boff加身令她觉得底气更加。

    wangyouzhiuxueqiansha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