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主她是一颗星 > 第3章 初圣

第3章 初圣

 热门推荐:
    车缓缓停住,魏朴珏松了安全带,身子一转,却看到肖冷目光又放空了。

    时不时走神,这是什么毛病?

    而肖冷,一直在回味被她吞了的那些东西。

    真新奇!

    一连串的就掉进自己肚子里,一种不能形容出来的感觉在她体内迸发,就像是——五颜六色的。

    即使中途被纠正那些东西得用牙齿磨碎,细嚼慢咽不能太快。

    即使最先她把筷子给啃下来一节,把碗啃了个缺口。

    即使魏朴珏掰开她下巴,看着她牙齿,表示对她的牙齿和内脏很感兴趣。

    “到了。”

    肖冷一直在发呆,魏朴珏只好出声提醒。

    肖冷把眼珠子转向他,结果魏朴珏下了车,车内某人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魏朴珏拉开车门,居高临下地看着还处于端正状态的肖冷,调侃道“小妹妹,是等我抱你下来吗?”

    魏朴珏跟肖冷一前一后进门之后,魏陈愿愣了,他没对着小姑娘摆脸色,看着魏朴珏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

    “早恋还光明正大带回家?”

    魏陈愿悄悄地扫了一眼肖冷,自持没人发现,可所有人都看见了。而他此时的心理活动臭小子带回来的小姑娘长得还挺好看的。

    “那可不光明正大。”魏朴珏呛他,成年了可不算早恋了,即使他俩根本不是这种关系。

    魏陈愿噎下一口气,冷哼“每天无精打采的,你能让小姑娘满意?也不知道小姑娘凭啥跟着你,看脸?”

    看着长相出色的魏朴珏,魏朴珏摸了摸自己的脸,还不是遗传自己的!

    魏朴珏半握拳在嘴边咳了俩声,悠悠道“还是有雄壮的资本的。”

    魏太太章且安也好奇,站在一旁打量着小姑娘,闻言就推了魏陈愿一把,朝肖冷温言细语道“小姑娘你别听他的,这人不会说话。”

    把俩父子推在一边,看出了姑娘的不自在(并不),章且安很热情地挽着肖冷的手,带着她去了沙发上坐着,一阵嘘寒问暖,并且还暗探家事。

    肖冷的回话也简洁。

    “啊。”

    “嗯。”

    “不知道。”

    “是。”

    章且安摸了摸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这个儿媳似乎有些难搞定啊!

    她抽空对着魏朴珏使了个眼色,你可以啊!这么有个性的姑娘都攻克了!真难!

    魏朴珏端着菲佣送来的牛奶,似笑非笑地看着依旧面无表情的肖冷,对挤眉弄眼的他妈道“二叔的女儿,让我去照顾她。”

    章且安唏嘘了,不过瞬间接受了这个角色的变换。

    “雯雯啊,别介意呀,其实伯母在你小时候还抱过你呢,肉墩墩的一团,可爱极了。不过许久没见,倒忘了雯雯已经长成了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了。”

    肖冷目不斜视“嗯。”

    看着肖冷没有解释的,魏朴珏把空了的玻璃杯放茶几上,在她们侧边来了个大爷似的坐姿,眼光一直注视着肖冷,缓缓开口“改名了,肖冷。”

    “都好听都好听。”

    章且安拍着肖冷的手,乐呵呵地笑。

    魏陈愿依旧对着魏朴珏不满,“你能照顾个啥!还让你照顾,带着小姑娘晚上挖矿白天睡觉?”

    魏朴珏嗤笑一声,“二叔说你太幼稚,老爱发脾气,生个气还要我妈来哄!得亏魏太太脾气好性子暖,不然谁愿意搭理你。二叔在我临走前,拉着我的手,那是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千万不要把他家闺女交给你!”

    虽然他添油加醋了很多,但中心意思不差就是了。

    楼下父子俩从动嘴到动手,章且安则带着肖冷满屋子转。

    “来,冷冷过来看看,哎呀,这间太小了;嗯,这个太暗了,见不到光;这里边没有卫生间;啊,这个可以,采光好又亮堂,还在朴珏的旁边。”

    章且安越看越满意“冷冷啊,喜欢这间不?”

    肖冷点头,“嗯。”

    章且安当机立断对楼下吼了一嗓子“章嫂,快来收拾一下房间!”

    不同于之前的吴侬软语,章且安极其粗犷霸气,精心营造的形象尽毁。

    章且安在吼完之后才意识过来,讪笑地恢复了软糯婉转的腔调“冷冷啊,待会跟伯母去超市买点你喜欢的装饰品什么的。”

    章且安领着肖冷出了门,魏陈愿停下了他蠢蠢欲动想家暴的手“他怎么样了?”

    魏陈愿本来是想自己去的,被自家弟弟嫌弃了,只能派出了魏朴珏。

    魏朴珏脑瓜子快速地转动,胡编乱造了一个借口“挺好的,不过说是自家闺女长大了,把她送过来接受教育。”

    魏陈愿毫无怀疑,思索了一会儿“也是,雯雯好像就比你小俩岁,现在该是高二了吧?”

    魏朴珏理所当然的点头,点完头之后就觉得不对劲了,某个人好像说过自己不识字!次奥,该怎么圆这个谎?

    房间布置了个大概,几小时后,章且安拎着大大小小的包装袋站在房门口,想了想说道“冷冷啊,今晚你先睡你哥那将就一晚,明晚大概就可以住了。”

    魏朴珏靠在墙壁上,一脚撑地一脚耷拉在另一只脚背上“男女可授受不亲。”

    章且安温温柔柔地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地安排“你去睡书房。”

    魏朴珏半脸问号半脸震惊,耸了耸肩后回到自己房间去洗漱了。

    卫生间外面,章且安兴奋又快活地搬来个香薰机,往香薰机里到了薰衣草精油,又闹闹腾腾地调了个浪漫又温馨的床头灯,从餐桌花瓶上摘下几片玫瑰花瓣洒在床上桌上,在茶几上放了杯温牛奶,把包装袋里的娃娃堆放在枕头旁。

    魏朴珏从卫生间出来之后,就看见自己卧室黑白格调简约风被一堆幼稚的玩偶占据了,自家不靠谱的母亲正拿着粉红色墙纸在墙上比划,跃跃欲试。

    “妈,就住一晚上。”

    魏朴珏无奈。

    章且安温温地笑“我不是怕冷冷睡不着嘛,你房间就两个色,太冷淡了。”

    魏朴珏不想讲话,一手抱着被子一手扛着电脑去了书房。

    不过最后章且安还是放弃了贴上墙纸的想法,告诉了肖冷卫生间里东西的使用方法,道了声晚安,最后很贴心地给她合上了门。

    房间重新恢复安静。

    肖冷从兜里掏出手机,章且安在手机店里给她普及了手机的使用,不过肖冷在此过程中还认识了几个字。

    肖冷把脑袋往上扬,手机端端正正放在自己脸前,习惯性抿唇,解锁。

    突然,手腕的亮光闯入了她的视线,肖冷另一只手覆盖上接近透明的手腕,亮光消失。

    与此同时,就在肖冷面前,凭空出现了一帧图画。

    一个极美的女子端坐着,图画不很清晰,但是可见女子淡淡的柳叶眉下一黑一红的瞳孔,神秘魅惑妖娆诱人犯罪。

    女子身上披着一层类似肖冷最先开始穿着的布料,不过那层料子上面散发的是温润的黄色暖光。

    肖冷最先开口,是一种莫名的音调,奇特的频率,这里我给大家翻译一下。

    “沅婆婆。”

    那一帧图画开始变化,女子眉眼温和下来,她敛下了眼中的魅惑。

    “初圣。”

    nvzhutashiyikexg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