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主她是一颗星 > 第33章 三个老男人一台戏

第33章 三个老男人一台戏

 热门推荐:
    俩分钟后,车被停放在教师公寓前。

    肖冷偏头表示不解,可可爱爱的。

    “见个人。”

    魏朴珏还记得上次肖冷在他怀里像个扑棱蛾子一样挣扎,不愿去医院的事。

    难搞。

    “他是一个老师?”肖冷问。

    魏朴珏已经在车外站立,肖冷如同蜗牛一般慢吞吞地从车里挪出来。

    一双让人如沐春风般的眼睛,即使带着不尽人意的平光镜,依然不减她五官的精致绝伦。

    到底要怎样才可以减少桃花呢?

    魏朴珏扶着下巴想。

    “不是。”

    魏朴珏把之前卷到半壁的袖子放上来,垂眸认认真真地系好了袖扣,又理了理领口。

    肖冷像模像样的模仿了一遍。

    这一系列动作惹得魏朴珏发笑。

    魏朴珏领着肖冷上了楼,在一扇门前立定。

    因为是教师公寓,所以大门的装饰都相差无几,不过这门口却挂上了一串艾叶。

    肖冷耸了耸鼻子,总感觉这草味有些熟悉。

    魏朴珏按了门铃之后,就看见某个小孩要把鼻子凑进艾叶里的举动,魏朴珏好笑地拉开了她。

    “饥不择食到这种地步了吗?我亏待你吃的了?”

    肖冷没说话,她一直翻着她的大脑储备,终于想起来这个味道,她在哪里闻过了!

    就是那个可以掩盖瘴气的草味!

    门从里面被拉开,一脸笑意的沙薄易在门口摆上两双拖鞋,脸上旋出俩个欢乐的小酒窝。

    “你好,我来拜见北爷爷。”

    魏朴珏很客气地跟沙薄易打了个招呼,俩人轻轻一握手便松开。

    魏朴珏把手中提的礼品递了过去。

    沙薄易低头刚把那些礼盒放下来,眼前便伸出了一双待握的白嫩小手。

    这手自然不是魏朴珏的。

    沙薄易脸上的笑一直没有收下,虽然碰到这一情况,愣了一会儿,但很快就把手给放了上去。

    魏朴珏太阳穴一跳一跳的。

    沙薄易的手被迫地被肖冷上下摇了摇“又见面了,小姑娘。”

    肖冷面无表情又正经地点头“幸会。”

    魏朴珏倒是没有想到这一茬,他问“你们很熟?”

    沙薄易走在最前,领着他们进了房间。

    “并不是很熟,但是我们见过一面。小姑娘很可爱,爷爷也很喜欢她。”

    肖冷没有听他们俩人的谈话,反而是被周围环境里杂七杂八的味道刺激得上头。

    好多草味。

    不过等缓冲习惯了之后,肖冷渐渐放松,竟莫名觉得这气味让人通体舒泰。

    肖冷对气味格外敏感,一旁的魏朴珏倒是没多大感觉。

    客厅里,三位老人正围着麻将桌,沙薄易走过去,重新做回了位子,刚好凑成了一桌。

    桌上的麻将中间有些散乱。

    魏朴珏对老人们一一问好之后,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了,等待他们这一盘的结束。

    有两位老人是肖冷认识的,一个是沙薄易的爷爷北阅,一个就是一中的校长公冶。

    不服老的三人吆喝着很快就收了麻将,北阅被沙薄易推到了魏朴珏的面前。

    老人笑得和蔼可亲,山羊胡子一抖一抖的,拉着魏朴珏的手,可以看得出他很开心。

    “哎呀,这就是小朴珏呀,一不留神都长那么大了,真是一表人才,记得你跟我们小易同岁吧。”

    此时的魏朴珏跟在自家怼亲爸的态度截然不同,像个乖顺的绵羊,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

    “很久没见北爷爷了,北爷爷英姿勃勃的精神状态依旧不减当年。”

    北家是底蕴深厚的医药世家,往上数几十代都是宫廷御医的存在。

    年轻的北阅却出乎意料不走寻常路,在大学时不管不顾地入了军营。

    授予的军功章能够佩戴满军装上衣的左上方。

    他在部队里面待了二十年后,在一次战役上不幸伤了腿,这才重新回到了北家,差点没被暴躁的老祖宗打断另一条腿。

    负伤在家的北阅这才开始收心养性潜心学医。

    不过听了魏朴珏话的公冶校长在旁边大笑不止“小魏同学啊,你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倒是长进了一层,哄的咱老北面红耳赤的。”

    老姚在旁边帮腔“可别夸了,人家都往神棍方向发展了。”

    北阅瞬间破功,红着一张脸差点没破口大骂“没文化!扁鹊的望闻问切咋在你这里看来就是看面相了!说你心肌劳损你就是心肌劳损!”

    老姚也是个暴脾气,他骂骂咧咧“放屁!心肌劳损根本就看不出症状来!”

    北阅战斗力丝毫不弱,立马把这争论上升到人身攻击“你看你胖得直径像个麻将桌似的,每天从你床上爬的我这就是你整个的运动量,一个老爷们还边看报纸边看鬼片,手中还拿个算盘噼里啪啦的,我推算一下就知道!”

    老姚就住在北阅的隔壁,来回一趟大概是二十步。

    “你看!推算是医生该有的口吻吗?!”

    看好戏的公冶呷了口茶,不甘寂寞“你们这两个胖瘦仙老就不要争了!我来说句公道话,你们一个像个螳螂,一个像胖橘,都可爱!”

    北阅飞起那条还完好的腿,直击公冶而去。

    现场更混乱了。

    肖冷看着争得面红耳热的三位老人,津津有味地倚靠在魏朴珏的肩上。

    魏朴珏看了眼波及范围不断扩大的圈子,也就默许了肖冷这个小动作。

    沙薄易已经很习惯了,他自如地给魏朴珏跟肖冷泡了茶,笑眯眯地道“五分钟之后,他们吵累了就会安静下来。”

    魏朴珏点头。

    虽然他认识北阅,但是还没有跟沙薄易相处过,只知道北阅有一个外姓孙子,长期生活在国外。

    一分不少的等完了五分钟,北阅成功地将另外两位老小孩赶走了。

    他脸上红潮依旧,丝毫不在意自己在后辈心目中的形象,开门见山直奔主题“我知道你们小年轻们也不是很想跟老头子叙旧,你们谁来看的?”

    讲到这,北阅才后知后觉地看到了肖冷!

    这一看,就不得了了。

    “唉!你是那个逃课的娃娃!”

    逃课?!

    魏朴珏刚准备去握杯子的手指又重新蜷缩回来,他瞥了一眼肖冷,周身的寒意明显,静静地等着解释。

    “我没有。”

    肖冷明明是踩着教室铃进教室的,而且明明是某个人叫她给他推回去的!

    “哦,这小女娃娃还好像在追一个男人。”北阅捋了捋胡子,瞳孔往上一移,回忆着。

    “我……”

    “那个男人还慌慌张张的,似乎被追怕了。”北阅再加了一把火。

    “……”

    nvzhutashiyikexg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