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三爷夫人又作妖 > 182章 上不得台面的宠物

182章 上不得台面的宠物

 热门推荐:
    苏清漓看见曾询一脸正义的抱着酸奶走进来,而裴铭小家碧玉的跟在后面,诧异的挑了挑眉。

    白晓也眼角直抽,回头去看苏清漓:“对不起,苏苏,原谅我腐眼看人基……”

    苏清漓勾着唇角不语,再一看小朝。

    哎,这可怜的小男孩,正两眼冒星星,八卦的看着他们。

    最近总算能稍微休息休息,苏清漓懒得管这些家伙的感情问题,毕竟问题最大的其实就是白晓和凛冽了。

    最近也没那小子的一丁点消息,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了。

    ——

    童家。

    老人坐在华丽的布艺沙发上,面前放着一壶茶,手里把玩着一把烟斗。

    童娇娇坐在他面前,伸手逗弄着老人养的鹦鹉。

    “娇娇啊,这是爷爷第一次把这种秀交给你,试试手,正好也让聂家看看你的本事。”

    童娇娇勾唇笑了起来:“当然了,爷爷。聂阿姨还是很期待的!”

    童老爷子看着她逗鸟,不由笑了起来。

    童娇娇一看,当即笑意更深:“还是四叔有心,专门松来这只漂亮的大鹦鹉来给您解闷。”

    童娇娇的四叔前几天看老爷子生活的有些无聊,特意找来一只纯种的金刚鹦鹉,这鹦鹉成天对着老爷子讲吉祥话,倒是特别会讨老爷子欢心。

    童老爷子轻笑一声:“有心是有心了,只不过到底是寻常的物件,吉祥话说来说去也就那么几句,听多了也觉得腻味。”

    那只金刚鹦鹉雄赳赳,气昂昂的梗着脖子,睁着大眼睛乌溜溜的转悠,一身花花绿绿的羽毛,造型优美,光泽感十足。

    听到老爷子的话,鹦鹉哼哼两声:“爷爷吉祥!爷爷身体健康!”

    童娇娇哈哈大笑了起来,老爷子不由摇头失笑:“小崽子,真懂事。”

    给鹦鹉喂了一把瓜子,童娇娇盯着鹦鹉出了神。

    老爷子看她一眼,了然的笑了笑:“怎么了?在想聂家那小子?”

    童娇娇面色一红:“爷爷……”

    老爷子干笑两声,转了转手里的茶杯:“那个姓苏的丫头,料理了吗?”

    童娇娇眼神闪了闪,笑容也垮下来几分:“承焱哥哥现在被她迷的不行,宝贝的紧,谁也动不了她。”

    童老爷子勾了勾唇角,摇了摇头:“丫头,爷爷最了解你,你心里怎么想的,爷爷很清楚。”

    童娇娇黑亮的眼睛撞进老爷子略显浑浊的眼睛,看到老人眼里精明的光亮,童娇娇心底一震。

    当即坐直了身子,盯着老爷子的眼睛:“爷爷,还请您帮帮我。”

    说完这句话,像是戳到她心里的某根弦,令她红了眼眶。

    看她这副模样,童老爷子一阵心疼,深深叹了口气。

    这么多年来,她就这样一直喜欢那个臭小子,从来没变过。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聂承焱对她分明是没什么意思,可童老爷子觉得,反正他们四大家族里,最配得上聂承焱的,就只有童娇娇了。

    童娇娇这些年也非常争气,学业、事业、社交、管理……层层面面,一样都没落下,非要留在聂承焱身边,变成唯一一个配得上他的女人。

    童老爷子想,这么优秀的童娇娇,聂家一定会喜欢。

    而聂承焱这么多年,身边也没什么女人,除了五年前捡回去一个死里逃生的小丫头,倒也没什么花边新闻。

    多年来,只知道那个小丫头一直闯祸,是个惹事精,蠢的令人发指。

    她出身不好,是黑道世家,又被龙门时刻盯着性命。

    苏家的人都死的差不多了,一些党羽也早就落魄的不行了。

    这么多年也没见聂承焱带她出来过,这个圈子里的人大多数都已经遗忘了她的存在,都以为她已经被聂承焱丢弃,死在外边了。

    谁也没想到,童家的宴会,聂承焱居然就那么明目张胆的带着她来了。

    聂承焱将她完完全全展现在众人面前,他不怕被世人诟病,不怕被仇家盯上,也不怕这小丫头给他添麻烦。

    童老爷子想,他可真是好大的胆子。

    “娇娇啊,听爷爷一句,她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宠物而已,就像这只花鹦鹉一样,只会那么一套,总会被人厌弃。”

    老爷子打量着眼前的景象,看了看四周华丽的家具陈设。

    “你是童家的千金大小姐,是爷爷的宝贝孙女儿,是童氏唯一的继承人。聂家家大业大,放着你这么优秀的千金大小姐不要,会看上那个落魄的黑道出身的野丫头?”

    童娇娇呼吸一窒,焦躁的心也逐渐安定下来。

    点了点头,她恢复了自信潇洒的面貌:“爷爷,我明白了。”

    童老爷子满意的笑了笑,看着童娇娇的目光充满了疼惜:“你啊,还是太急躁,过两天唐老的生日,爷爷有一副顾山大师的名画,你送过去。”

    童娇娇一愣,看向了老人:“爷爷您的意思是?”

    老爷子不在意的笑了笑:“我岁数大了,不想再掺和这档子事,你去贺寿就行,那个野丫头,注定盖不住你的锋芒。”

    ——

    正在厨房榨果汁的苏清漓,狠狠打了个喷嚏。

    聂承焱走过来,正看到她疯狂的连着打了两个大喷嚏。

    蹙了蹙眉,从她身后环抱住她纤细的腰身,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怎么了,着凉了?”

    苏清漓摇摇头,榨好的果汁递给他,顺便亲了亲他的脸颊。

    “不知道,我用觉得有人骂我。”揉揉鼻子,苏清漓挽上了他的胳膊。

    “焱哥哥,明天有事吗?我们再去一趟海湾吧,把水下的宝贝拿出来。”

    聂承焱蹙眉:“你没问题吗?我不想你下水去。”

    苏清漓搂紧他的手臂,小脸蹭了蹭他健壮的肱二头肌。

    “我没事的,真的,相信我。再说了,还有你在,我不会有事的。”

    聂承焱一语不发,径自向外走去。

    苏清漓整个人半挂在他身上,哼哼唧唧的跟着他走出去。

    聂承焱还是不理她,沉着个脸。

    苏清漓歪着脑袋看他:“焱哥哥,这是干嘛,你怎么又不理人,我们就一起再去一趟吧?行不行嘛?”

    聂承焱顿住脚步:“漓儿,我怕,我很担心你出事,关于巫族的事,我真的是无能为力,完全没有办法救你。”

    苏清漓弯了弯眉眼:“我有办法哦,能保障我的安全。”

    看着苏清漓那一脸奸计即将得逞的小表情,聂承焱感觉脊背凉了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