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叔是九叔 > 第三十四章黑袍

第三十四章黑袍

 热门推荐:
    “陈易,咱们穿过前面的村子,再爬过那座高山就到林家村了。”九叔指了指远处那座高山说道。

    二人抛下阿明之后,便施展了地行咒和轻身咒前往林家村,谁知九叔太过思乡心切,便准备带领陈易走小路爬山过去,攀爬远处那座高山对一般人来说可能有些困难,但是对两位先天之境的修士来说,却是轻而易举。

    “知道了师叔。”陈易闻言看了看远处那座颇为险峻的山峰,点了点头说道。

    随后没过多久,二人便来到了九叔所说的村庄外面,他们散去法术才走进村庄之内,毕竟就算修行之人如非必要,也不能在人群之中使用法术,否则的话很容易制造成大规模的恐慌。

    却说当陈易进入村子之后,便露出了些许疑惑之色:“师叔,你不觉得这座村子很奇怪吗?”

    “奇怪?”九叔闻言也看了看四周,随后就眉头微皱道。

    “是有些奇怪,大白天的这村子这么寂静,而且怎么感觉不到丝毫人气的存在。”

    刚刚九叔太过思乡心切,竟然没有发现这个村庄的异状,此时正值中午,而整个村庄的道路上,赫然就只有九叔和陈易两个人的身影。

    九叔见状不禁停下了脚步,最后他沉思了片刻说道:“咱们找户人家问问,看看这村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随后二人就随便找了户人,敲了敲门:“砰砰~”

    谁知敲了一阵之后也没见有人出来,而且陈易敲门的声音也比较大,周围的邻居竟然也没什么反应。

    “师叔,不对劲。”陈易见状沉声说道。

    “咱们先进去再说。”九叔也不是迂腐之人,见到陈易这么敲门里面的人还没有反应,便抬起一脚,把门踹开进入了屋内。

    谁知二人进入屋内之后,不禁都面色一变,只见屋内地板上躺着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青年,桌子上躺着一男一女两位老者,虽然他们年龄不同性别不同,但是相同的是他们都没了生息。

    “师叔,都是被人抽取精气神而亡。”陈易看了看屋内的三人不禁沉声说道,他虽然没有前去查看,但是他能感觉到三人的身体已经没有心脏的搏动,更没有丝毫温度。

    九叔点了点头道:“陈易,你我现在去村子里的其他人家查看一番,看他们有没有……”

    九叔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他也能完全明白其中的意思,其实不仅是九叔,就连他也怀疑村子这么寂静的原因,是不是村子里已经没有一个活人了。

    随后陈易就挨个人家查看,果然发现里面的人已经全部身亡,而且所有的尸体全部是被人抽取精气神而亡,并且有些尸体尚有余温,应当身亡没有多长时间,所以他怀疑凶手很有可能还在村子之内。

    “救命啊!”就在这时一道呼救之声突然传,陈易听到后立即寻声赶去。

    “没想到这个村子还真有活人。”陈易速度极快,而且发出声音的地方也不算太远,所以不过片刻他就赶到了,可惜他还是来晚了一步。

    看着躺在地上的中年男子,和站在他身旁手拿遍布花纹的小瓶,身穿黑袍的神秘男子,陈易不禁面色冷然道:“这村子里的人是你杀的?”

    他本以为这件事是妖魔邪祟所做,可没想到竟是一名先天境界的修士,黑袍男子杀了这么多人,难道就不怕人道业力缠身,从此之后修为不得寸进,甚至严重点气运受损,往后余生恐怕喝凉水都会塞牙。

    却说本来半个身背对着陈易的黑袍人,听到他的话后不禁转过身来,露出了被铁质面具遮住的面庞。

    陈易见状不禁冷哼一声:“藏头露尾。”

    黑袍面具男并没有因为陈易的嘲讽而动怒,而是用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说道:“没错,他们都是我杀的,他们早晚都会死,还不如死在我手里,最起码还有些意义。”

    “这话说的。”陈易现在非常怀疑对方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变态,要知道这个村子没有一千也有百人,这些人可都是被对方一个人所杀。

    这时那道低沉沙哑的声音又在陈易耳边响起:“正好修士的精气神是普通人的十倍百倍,有你在我的任务应该能完成了。”

    “任务?”陈易面色一动,莫非对方收集精气神不是因为个人的目,而是某些组织的任务。

    就在陈易思索之时,黑袍人突然动手,一到乌光突然出现向他飞去。

    陈易见状赶紧向旁边躲去,那道乌光掠过他身旁,随后一声巨响传来,却是乌光接割断了他身后一人粗的树木,让其直接倒塌在地。

    “就这么断定能吃定我了。”陈易面露冷笑之色,哪有关挨打不还手的道理,只见他法力运转手掌一挥,一道雷电突然出现打向黑袍人,如今他已经是先天修士,这掌心雷的威力和以前相比自然也是天壤之别。

    却说黑袍人见到雷电也不惊慌,只见他念头一动,一道暗黑色的光幕突然出现,包裹住他抵挡住了掌心雷。

    陈易见此情况刚想出手,便突然心头一动:“不如我试试幻神珠的威力。”

    陈易如此想着,便暗自拿出幻神珠,随后输入法力再借助这件法器的力量施展幻术。

    而此时黑袍人却眉头一皱,只见站在他对面的陈易,竟突然倒地没了生息。

    “莫非对方隐疾突然发作,而倒地身亡。”就在他思索是不是上前查看一番的时候,一阵危机感却突然从心底传来。

    黑袍人面具下的脸庞突然一变,随即运起全身法力,周身黑光立即大盛,这时一道金色剑气突然打向黑色光幕,只听见一道轰然巨响传来,再看去就发现那黑袍之人已经没了踪影,而原地却出现一个好似被炮弹轰过的大坑。

    “该死的,到底是谁偷袭我。”感受着身体的痛楚,黑袍人不禁神色警惕的看着四周,突然她面色一愣,随即用颇为惶恐的语气说道。

    “护法大人,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