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开挂如何走江湖 > 第八十九章:练功炉鼎

第八十九章:练功炉鼎

 热门推荐:
    犹记得当年,我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不久,唯一的亲人李铁与李海离我而去。我独自一人来到大理无量山,希望能按照游戏里提到的相关线索找到北冥神功,最后只看到山洞里碎了一地的雕像。

    疯疯癫癫脑子不清楚的慕容徽把我当成他的儿子,教我斗转星移的运力法门,一觉醒来后不知所踪,从此没再相见。

    与慕容徽相处的时间非常短,可他却倾囊相授,言语中当真将我当作儿子。在那个举目无亲的境地,对他产生了异乎寻常的感情。

    我名义上的父亲唐白,虽然养育了我,但那些都不是亲身经历。在这个世界,我第一个视作父亲的人就是慕容徽。后来到了大理,因为他的关系段延平甚至天龙寺的僧人都没把我当外人,而当时的我还对他们心存猜忌。尽管最后证明我猜到了段锦瑄的图谋不轨,却深深误会了段延平。对此,直到此刻也是心存愧疚。

    我跪在慕容徽床前,磕了一个头,膝行到他身边,抓住他骨瘦如柴的手贴在额头,泪如泉涌,心如刀绞。

    真的很感谢你,老爹。真的很对不起,在你受到伤害的时候没能在你身边,还在外面耽搁了那么久才回来。

    暖阁内一片静谧,段延平坐在椅子上看着床前的这一幕,略显沧桑的面上皱纹似乎又深了几分。

    慕容嫣站在床边,哀痛又欣慰地看着这一幕。

    我缓过神来,手指搭在慕容徽脉搏上,仔细查探他的伤势,筋脉尽断,五脏俱裂,气若游魂,但残破不堪的经脉中隐隐有股温润的纯阳真气时断时续,正是这股真气保住了他的性命。

    我回头看向段延平。

    “谁把师父伤这么重?”

    段延平一声轻叹,招手令随身宦官取些东西。

    “派出去的护卫在汉中的上庸找到的大哥,当时他已经身受重伤,正在被人当作练功炉鼎。”

    我心中又惊又恨,天下武学多不胜数,门道路数层出不穷,想不到还真有拿活人当炉鼎练功的,连卡沙弗的藏书中也没有相关记载。

    “护卫不敢惊动那个奸恶之徒,挖地道救出大哥,也不敢胡乱为他医治,送回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

    我想象着当时的情况,遇到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护卫们的确不敢轻易下手救治。炉鼎,恐怕他们也是按照当时情况推断出来的,毕竟这种手法过于骇人听闻。

    “是叔父用一阳指保住了师父一口气。”

    段延平疲惫地摇头。

    “我和天龙寺的长辈高僧一起为大哥疗伤,可惜竭尽全力也无法令他恢复神智。”

    这时宦官捧来一个长木匣子,从中取出一幅画卷,段延平对我打开,只见上面画着一个身穿长衫的年轻人,非常年轻,还有未脱稚气的感觉。

    “就是这个人拿大哥练功。”

    我接过画卷仔细端详,一遍遍观察每个细节,在脑海中不断搜索,希望能找出关于这个人的印象。

    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个过于年轻的家伙,不是天赋异禀就是师门牛叉,要么就是与我一样,来历不凡。否则这种年纪,凭什么制伏慕容老爹?斗转星移非同小可,绝不可能轻易输给普通武学。

    我不得其解,干脆不去想,回到床边,轻轻握住慕容徽手掌,将一缕阴阳相济的真气缓缓注入他体内,沿着不算畅通的经脉,一点点流遍全身,慢慢滋养五脏六腑以及肌肉经络。大约半个时辰后,慕容徽脸上恢复了点血色,可是并没有要苏醒的征兆,我抹了抹额前的细汗,坐在段延平对面的椅子里。看来以我目前的功力,要救回老爹,任重而道远。

    “婴儿,你现在功力如此深厚。”

    段延平又惊又喜地看着我,我摇头苦笑。

    “这两年我遇到了很多事,也学到了一些上乘功夫。等到有暇,我想去天龙寺,将这两年参悟的有关六脉神剑的心得向诸位长辈高僧汇报。”

    段延平满意点头。我接着说道。

    “叔父,我想去看望锦瑄大哥。”

    此言一出,二人脸色更加暗淡,片刻后,段延平说道。

    “嫣儿,你们俩一起去吧。”

    慕容嫣应诺,段延平起身,看了慕容徽一眼向门外走去。走到一半,他停下脚步,低声说道。

    “从宫里带点酒过去吧。”

    我们一行人出了皇宫,我特地去叫上璇音与我们同去天龙寺。此时太阳已然西斜,现在出发刚好能赶上晚饭。我回望阳光下金碧辉煌的宫阙,段延平还是想念段锦瑄的,然而他不可能原谅儿子过去的所作所为。

    慕容嫣一见到龙璇音两人就相谈甚欢,坐在一顶轿子里,不知道在说什么。

    还没出太和街,就有一名阿萨辛飞速来报,天龙寺出事了,有人偷走了《六脉剑经》。

    他话音未落,就听到城外传来悠扬的钟声,不久后皇宫里的大钟也跟着响起。飞马从城外赶来,大内侍卫由宫中出动。

    “姐姐,你们先回宫。”

    我丢下这句话,弃了坐骑,跳上街边的小楼,在这个高度刚好能看到天龙寺大雄宝殿的塔尖,于是沿着高低起伏的屋脊抄近路斜插过去,翻出城墙的时候刚好看到一个身穿僧衣的人抱着几支卷轴跳出天龙寺围墙,寺内一片嘈杂,那人向身后狂笑一声,提起轻功狂奔而去。

    看到那人相貌的一瞬间,我就认出了他是谁,我不仅与这人有过一面之缘,还刚刚看过这人的画像。所有的线索一下子全部联系起来,如果是他,那么练功炉鼎之类的说法,就很容易说通了。

    因为嫁衣神功,的确需要有人为修炼者转嫁功力……

    姓名:姜小白

    性别:男

    年龄:25岁

    臂力:196

    身法:257

    悟性:138

    根骨:288

    先天天赋:偷天换日

    后天天赋:诸脉贯通

    后天天赋:融会贯通

    代表武学:嫁衣神功

    代表武学:斗转星移

    ……而转嫁之后的人,便会筋脉尽断,功力全失!

    胸中燃起一团火,令我浑身真气鼓荡,我所学的轻功步法早已融会贯通,此刻更是无需多想,迈开脚步追上去,便是生平最快速度,几个呼吸间便追上那人。

    天地一片静谧,全世界只剩下我与他。

    姜小白明显大吃一惊,他或许从未想过有人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追上他,然而我想更出乎他意料的是,当他发觉我已在身边时,十二道无形的剑气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他,堵住所有去路。

    只见姜小白在慌乱中有条不紊地运气行功,以超乎想象的极速,几乎同时接触每一道剑气,从容地运用借力打力和偏转攻击轨迹的手法,令同一个方向上的剑气互相抵消,创造足够空间闪躲腾挪,甚至有发动反击的打算。

    然而已经在他身侧的我,岂能在这么近的距离下让他逃脱,左手四指并拢,一柄浑然天成的无形气剑从他头顶劈下,同时右手射出左右两道极为隐秘的剑气偷袭他下三路。

    “呃!”

    姜小白一声惊呼,知道不可能躲过这次攻击,抬手推出一团真气,算是最后抵抗一下。

    我见他抬起的手中抓着四支卷轴,连忙收敛剑气改掌为爪,抢过卷轴,却被他发出的真气推得倒飞起来,运用斗转星移的手法化解力道后稳稳落地。而双手掩面的姜小白双腿一软,跪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