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开挂如何走江湖 > 第九十章:偷天换日

第九十章:偷天换日

 热门推荐:
    “六脉神剑,果然厉害……”

    双膝跪地的姜小白沙哑着声音憋出这一句,双腿颤抖着从地上站起。

    “我记得你,唐婴,华山上救我一命。没想到你使的竟是六脉神剑。”

    我背过左手,将四卷经书掩在身后,懒得跟他废话,却不想在动手之前姜小白已经先动手。他运气在手向我遥遥指来,只觉气劲冲霄庞然无匹。

    我震惊地瞪大双眼,这怎么可能,他怎么会使六脉神剑!偷天换日,当真如此逆天吗?

    我将真气集中在食指与中指,动用融会贯通的御气手法,在他射来的剑气前段轻轻一弹,巧妙地由内而外将剑气劲道反弹回去。

    姜小白惊讶地张大嘴,紧接着有样学样,弹向剑气,可他并没有成功,剑气破开他的真气防御,一根包含阴阳暗劲的牛毛细针更是顺着狭窄的真气缝隙钻进他中指中冲穴中,紧接着透骨而出,姜小白也被随后而至的气劲击中,上身佝偻,胸口凹陷,吐出一大口鲜血。

    “卑鄙……”

    他踉跄着后退几步,弓着腰站不起来,盯着我咬牙切齿。无力垂下的右臂不停滴血,他整条手厥阴心包经遭到重创,内伤正在一点点加剧。

    “没办法,你我仇深似海,只能不择手段。”

    直到此刻我才有心情和他说上话,这倒令姜小白茫然了,我想也是,他伤害慕容徽的时候,怎可能知道我们之间的瓜葛。

    尽管他身受内伤,可偷天换日那般诡异,天知道他还有什么保命甚至绝地反击的手段,绝不能让他有喘息之机。我直接寄出圣火剑,毫不留情地射向他的脑袋,爆头了怎么也该死一死意思一下吧。

    红色的短剑化作一道红光,基本上没有花费时间就越过了这不算远的十几步距离。

    可是,姜小白脑袋炸裂、红白之物到处喷洒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圣火剑几乎贴在他的额头,却颤抖着停下,姜小白双手合十,全身如筛糠般剧烈颤抖,他七孔流血,面目狰狞,犹如恶鬼,却成功停下了圣火剑。

    我几乎要惊呆了,这TMD就是偷天换日,连催动圣火剑的功力也能偷走?这也太逆天了吧!这可是我潜心研究的成果,看不见摸不着的方法,而且到目前为止,只有通过我丹田核心那一点阴阳湮灭的爆发真气才能驱动,这小子竟然在这一瞬间,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偷走了?

    他偷走了什么?圣火剑的控制权?阴阳湮灭的真气属性?还是历代山中老人孜孜不倦的研究心得?

    我已不敢再继续想下去。这才是真正的超级外挂,和偷天换日相比,我的气海归虚简直不值一提。或许时间越久,我的内力积累会远远超过其他人,可在那之前,我已经被偷天换日这种不讲道理的作弊手段干掉了!

    “呃啊——!”

    只听姜小白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圣火剑从他额头滑落,留下一条伤痕,但对于他此刻的脸来说,这点伤口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他又猛吐了几口血,鼻孔、眼睛、耳朵里也不断涌出鲜血,血淋淋的脸色愈发灰白,红色的双眸充满憎恨与疯狂。

    我被他这一刻的模样震撼,究竟怎样的人才能疯狂到这个地步?偷天换日究竟曾经为他偷来了什么?

    我不假细想,动用阴阳湮灭之力,挑起地上的圣火剑,尽管它比之前沉重了许多,却仍在我掌握之中。

    然而速度太慢,姜小白爆发周身真气,鲜红的血液也跟着发散,他向我遥遥虚指,六道血剑迎面飞来,眼前一片殷红。而血瀑后的血人,一把抓住正向他咽喉刺去的圣火剑,转身拼了命逃跑。

    我心惊胆战,这还是人吗!失血过多不会死吗!

    我运起浑厚内力,一一化解六道血剑,姜小白并非一口气使出全套六脉神剑,这六剑中只有少泽剑与少冲剑,只是他出手太快。学会全套六脉神剑的我自然明白,两剑与六剑之间有着天壤之别。

    突破了血剑的阻拦,我拼尽全力发足狂奔,绝不能让那家伙缓过来,拥有BUG般的天赋,再让他掌握了圣火剑,我、还有很多人今后就没活路可走了。

    我不停用剑气发射细针攻击前方的姜小白,他受伤太重,本就不如我速度快,况且这又是他濒临死亡的舍命一搏,一旦再次遭到重创,就会油尽灯枯。

    三枚细针钉在他后背大穴上,根根完全没入肌肤,还有一根正中脊椎,卡在骨缝里。姜小白扑倒在地,向前滚了几圈,扭身回头,将圣火剑向我掷来,我立刻运气阻挡,却发现根本无法控制它。

    眼看着红色短剑向我胸口飞来,我只好侧身闪躲,却在这时发现根本不行,两条血剑左右封住去路,姜小白再次喷出一大口血。

    我顿时平心静气,只感觉天地寂静,宇宙虚无,整个世界仅有我一人存在。功法运行完全不依靠主观意识,它就是原初真理自然而动,从不计较什么顺逆,这一刻就在那里,永远存在。就像亘古以来的时间,当你注意到时间流逝,它已存在太久。

    在这种意境下,一切事物都变得极其缓慢,包括飞射而来的圣火剑,它就像蜗牛慢爬,很久很久也难以察觉究竟有没有继续靠近半分。

    唯一没有变慢的,就是丹田最中心的一团不停湮灭又诞生的阴阳两种属性的真气,说是阴阳,那不过是我自己对与他们各自特性的理解,炙热如火与寒冷似冰,火焚烧一切最终化为虚无,冰冻结所有最后也归于寂灭,属性完全相反,却殊途同归。

    它们的最终归宿都是消失,皆是空。

    湮灭的速度越来越快,新生的速度紧随其后,最终再也无法分辨死与生的界限,变成一团澄净,宛如另一个独立时空,刚刚诞生的新世界。

    “空”中涌出的真气与以往都有不同,却强大无匹,缓慢靠近的圣火剑最终完全停止,剑身上的杂乱真气一扫而空,原本缠绕在上面的属于我的阴阳真气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没有任何特性的“空”。

    心随意动,剑亦动,跳过思考这个过程,一切顺其自然,道法自然。

    圣火剑倒转剑身,射向已经奄奄一息的姜小白,这次他再也无力抵抗。红色短剑穿过红色人影,血光飞溅,血色爆裂,血人崩塌……

    什么!

    我再次震惊了,这次简直就是惊骇——圣火剑穿透的根本不是姜小白本人,而是他留在那里的血影!

    这是什么!真的还能算人吗!

    来不及深思,我控制着圣火剑向已经逃出去几步的姜小白追去,同时自己也跟了上去。

    他到底还有什么?这些偷来的绝技,都是从哪里来的?这世界的上限早已失控,看来比圣火剑还要离奇诡异的杀器大有人在。

    这次我看准了虽然在地上爬、速度却一点也不慢的姜小白,一剑刺向他背心。正在爬行的血人忽然加速,像只青蛙般跃出十几米,圣火剑深深插入岩石中。

    蛤蟆功!

    我也使出浑身解数,绝不能让他逃走,这种人要是再偷点北冥神功之类的技能,完全可以上天。

    十几枚细针扎入他双腿后背各个部位,他的下半身已经完全麻痹,失血过多也令他虚弱不堪,可饶是如此,他依旧没有停下前行的步伐。

    圣火剑一举灌入姜小白后心,血人终于不动了。隔了很久,我身心俱疲地坐到地上,直勾勾盯着那团血肉模糊的东西,丝毫不敢松懈。

    夕阳西斜,映照在我侧脸上,一半火辣一边冰寒,紧盯着姜小白的视线有些恍惚。我到底还是人吗?这个生命力过于顽强的家伙还是人吗?即便神功绝顶,可曾想过今日,两个人类之间互相破坏对方身体结构的战斗,会到这般田地?

    移开有些滞塞的目光,仰望逐渐暗沉的天空。东方悬挂一轮半月,与西边燃烧的云霞相映成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