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每七天一场天灾 > 第五十一章 张让虐杀阴阳人

第五十一章 张让虐杀阴阳人

 热门推荐:
    且说擂台上,一时间喝彩声,呐喊声,武器的碰撞声此起彼伏,擂台上的观众都在窃窃私语,猜测这俩人着到底谁才是赢家。

    “这黑旋风身手倒是不错,不过可惜了他的对手是阴阳人,阴阳人的水融咒那可是无懈可击的,肉身被打散了都可是能无限复活的,那黑旋风必败!”

    站在高台上的野狗帮帮主公孙正豪来了兴致猜起了谁输谁赢。

    观众席上,墨天宇一脸兴奋,这搞的张让有些不自在。

    “张让,看见擂台上的那些打斗没,你觉得谁会赢?”

    张让脱口而出:“那个嘴臭的阴阳人啊,别看现在场面上是那个黑旋风压着那个阴阳人在打,但是那个阴阳人每次被黑旋风杀死后都会化为一滩水再凝结成人形,身上的伤这就全好了。”

    “再看那黑旋风,别看此刻打的正欢,但是他已被那个阴阳人的毒针刺中数次,不时便会毒发身亡。”

    墨天宇眼中闪烁:“张让,等下等那个黑旋风败下阵来,你便上,我告诉你那阴阳人的致命破绽,你想办法用计胜他。”

    墨天宇靠近,在张让耳边低语了几句。

    张让大喜:“哦?哈哈,如果真如墨大哥所说,那我必顺杀那阴阳人。”

    时间慢慢过去,这战场上的形势在一瞬间发生了翻转。

    黑旋风虽然功夫扎实,打法刚烈,但渐渐体力不支加上深受剧毒,在一次与阴阳人的交手中乏力被阴阳人万针穿心,惨死当场。

    “呀呀呀!居然死人了呀,妈妈好可怕啊。”小女孩不住的往妈妈的怀里靠。

    “一个这么强大的修士,就这么死了?人名不如狗命啊......”

    观众席上,一阵骚乱不断。

    在这末世初期,死人依旧是一件大事,但是到了后期,那人命才真的不如狗命值钱咯。

    擂台内,阴阳人一脸鄙夷的看向观众席:“就这,不会吧,不会吧,你们就这实力,也配挑战我。”

    台上,尸鬼小姐一脸娇怒:“这阴阳人欺人太甚,居然对我的手下下杀手,我不为我的部下报仇,我誓不为人。”

    随即便要起身,跳入擂台。

    “不男不女的阴阳人,洗干净脖子等死,就站在那等死吧。”一声豪迈的声音传出,一道黑影踏入擂台内。

    “此人是谁啊,他的嚣张程度和那个阴阳人有的一比呢。”

    “不知道,没见过,应该不在战力排名一百内。”

    “黑旋风都打不过,就他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还想攻擂?”

    “不见得吧,或许人家是那种隐藏高手呢。”

    “这末世,实力就是天,隐藏实力的都是傻子。”

    观众席内窃窃私语,对那敢上擂台的无名小子起了很大的兴趣。

    台上公孙正豪:“哦?居然有人想要挑战这阴阳人,后生可谓啊。”

    “哼!就让这阴阳人再活一阵,等这位小兄弟败下阵来,姐姐我便上去要了他的狗命。”尸鬼姐姐凶呵道。

    擂台上,此无名之人身高八尺,黝黑的皮肤,壮实的肌肉,一脸雄伟之气表现在帅气的五官上,此人正是张让。

    擂台赛上,两人站的很近,相互怒目斜视。

    “不......”

    阴阳人话到嘴边,张让却先行出击。

    “老阴阳人看好了,吃我这口口水。”张让毫无章法的朝阴阳人脸上就是一口口水。

    口水直直的落在阴阳人的脸上,阴阳人当场就是一愣。

    阴阳人虽然阴阳话说的倒是很厉害,但是这吐口水你这种操作他没做过,甚至从来没想过有人会对他做出这种无赖打架之事。

    张让抓住好时机,身上鳞甲白玉皮覆盖,双手火焰化为刀刃斩向那阴阳人的头颅。

    头颅在炙热的火焰中化为焦炭,身体向后倒去。

    张让的攻击并没有完,他还在对尸体进行鞭尸,一刀刀砍在尸体上,把尸体剁成数块,块块焦黑。

    台上,公孙正豪皱着眉头,一脸难看:“此人仪表堂堂,竟然如此做出如此无赖之事,亏他还有如此正气的相貌。”

    擂台上,不到数秒那阴阳人的尸体化为一滩水凝聚在一起,再次化为人形。

    “你.......”

    阴阳人话又到嘴边,张让可并没闲着,早在之前就已经从足球场上抓了一手的泥土和青草。

    “吃我这招!”张让在阴阳人化为人形的第一时间把泥土喂到阴阳人嘴巴里,一拳打在肚子上。

    喝~~~阴阳人被捶的大口呼气,泥土进入咽喉气管,一时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张让手中火刃再次招呼,切割到阴阳人的脖子。阴阳人头颅落下,伤口处冒出火焰灼烧着喷涌而出的血液。

    台子上,尸鬼一脸痛快:“他居然在折磨这阴阳人,真是痛快。虽然阴阳人能无限复活,但是这么折磨他可有他好受的呢。”

    张让盯着阴阳人的脖颈处的血液一滴滴流干,身体与头颅化为一滩浓水。口中嘟囔着:“是时候了,下一次复活就是你的死亡之时!”

    不出意外,化为水的阴阳人重新融合为阴阳人模样的肉身。

    此刻,阴阳人的脸上丝毫不见当时的嚣张满是惊恐:“不.....”

    张让手中泥土再次喂到阴阳人嘴里,火刃再次挥下割下阴阳人的头颅。

    阴阳人......死亡

    台上,公孙正豪:“哼,这小子使阴招杀了阴阳人又如何,阴阳人可以复活,等到那小子力竭的时候这样这么折磨阴阳人,到时候阴阳人报复起来可小命不保啊。”

    尸鬼:“痛快,痛快,就这么打他,使劲的折磨他。”

    “这小子打起架来像流氓,不过这样的场面才好看才有意思,我喜欢。”

    “加油!打死那个阴阳怪气的家伙。”

    观众席一时间喝彩声,呐喊声此起彼伏,当观众以为战斗才刚刚燃起来的时候,其实它已经结束。

    十分钟后,台上公孙正豪脸上的表情从鄙夷到惊讶。

    “都五分钟过去了,怎么还不见阴阳人复活呢?”

    “该不会,他死了吧。”

    尸鬼瞪大着眼睛,这样子让她显得有些可爱。

    悦声道:“不可置信,那小子居然杀死了阴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