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卿不负你 > 第十七章 皇后助威

第十七章 皇后助威

 热门推荐:
    皇后气匆匆地赶到静园。

    正房门前。

    “小安子,你去,把门打开。”皇后大手一挥,指挥着小安子。

    “是,皇后。”小安子挎着小碎步走到门前。

    小安子颤颤巍巍地伸手一推,意外地,门轻轻一推便开了。

    “你们守在门外,谁都不准进来。”皇后说完大步跨进了房内。

    陈子年听到声音在床上慢慢坐起身来,转头看向气势汹汹而来的皇后“母后,你怎么来了?”

    “你还有脸问我?”皇后居高临下地看着陈子年。

    陈子年一脸疑惑“母后方便告知儿臣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你还有脸问,芊羽呢?她去哪了?”皇后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陈子年。

    “儿臣怎会知晓她去哪了?”陈子年终于知道皇后是为何而来。

    “你做的好事,自己媳妇都不知道去哪了,她是不是被你赶出去了?”

    “母后觉得儿臣是如此薄情寡义之人吗?”

    “那她怎么抱着被褥走了?”

    “儿臣怎么知道。”

    “母后,您怎么来了。”陈芊羽的声音适时地传了进来。

    陈芊羽在听到冬梅说皇后过来之后便赶了过来。

    “芊羽,你来的正好,是不是子年把你赶出去的,别怕,告诉母后,母后给你出气。”皇后义愤填膺地说道。

    陈芊羽看着皇后完全不像开玩笑的神情,恶作剧般地点了点头,假装害怕的往皇后身边靠了靠。

    “什么,竟然是真的。”皇后一脸怒气看向陈子年。

    陈子年感受到了皇后深深的怒意。

    “母后怎么能只听她的片面之词就确定是儿臣将她赶出去的?”陈子年忿忿不已,她到底是谁的母亲,怎么处处向着陈芊羽说话。

    嘭~

    皇后将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芊羽都说是你赶的还有假?你一个大男人将妻子赶出屋外也不怕人笑话,竟然还敢做不敢当。”

    陈芊羽暗道不好,玩笑开大了,这个局面看起来不好收场。

    陈芊羽轻轻地拉了拉皇后的袖口“母后,稍安勿躁,其实这件事都是我的错。”

    陈子年与皇后同时看向陈芊羽。

    “芊羽,你别替他开脱,今天母后就替你好好教训教训他。”皇后说完拿起桌上的鸡毛掸子就往床边走去。

    “母后不可。”陈芊羽拉住皇后,夺下皇后手里的鸡毛掸子。

    她可不能让这鸡毛掸子落到陈子年身上,不然她的后半生就惨了。

    而床上陈子年则吓得缩站在床尾,样子好不滑稽,原来不管多大的孩子都会怕母亲手里的鸡毛掸子,陈子年也不例外,这算得上是一种本能反应吧。

    陈芊羽看到陈子年的样子想笑不敢笑,憋的满脸通红。

    她拉着皇后在桌前坐下并殷勤地给皇后倒了一杯水“母后,您消消气。”

    “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不负责任的儿子,真是气死我了。”皇后拿起水大口喝下。

    陈子年走下床来理了理身上的衣服顺势走到桌前“母后,您消消气,您先回去,过后儿臣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陈子年说完趁皇后不注意递给了陈芊羽一个等着瞧的眼神。

    陈芊羽领会,眼神不自在地乱瞄。

    糟糕,玩脱了,这下是真的惨了,过后陈子年不知道要怎么讨回来呢!陈芊羽在心里默默的掬了一把泪。

    “芊羽?芊羽?”皇后唤了两声。

    “啊?是。”陈芊羽回过神来,不知皇后说了什么,忙应了个是。

    “好,那母后先回去,你们小两口好好的,子年知道了没有。”皇后站起身来特地嘱咐陈子年。

    “儿臣知道了,母后慢走。”

    “母后慢走。”陈芊羽也出声道。

    “对了芊羽,你可以将你的行李拿回来了,可别让人看了笑话,以后子年再欺负你,你就告诉母后,母后替你教训他。”皇后心情愉悦地转头提醒陈芊羽道。

    “是,母后。”陈芊羽乖巧的欠身。

    皇后走出大门后陈芊羽也想趁机溜走,没想到步子还没踏出陈子年就扯住了她的后领。

    “想去哪?”陈子年得意地看向陈芊羽,现在的她就像是落入狼窝的羊羔,等待着陈子年这只大灰狼的蹂躏。

    “我…我去拿行李,拿行李。”陈芊羽讨好的笑道。

    “给你半柱香的时间,马上将你的行李搬回来,别耍小花招。”陈子年放开陈芊羽自顾自地往床边走去。

    他站的太久,体力有些不支,后背的伤口也在隐隐作痛。

    陈芊羽在被放开的那一刻像兔子般地往门口跑去,生怕晚了一点就被大灰狼吞吃入腹。

    半柱香后,陈芊羽极不情愿地抱着行李再次踏入了陈子年的房间。

    陈子年半靠在床上看着像蜗牛慢慢走进房间的陈芊羽,表情极度得意。

    “你站那。”陈子凡出声。

    陈芊羽停下脚步离得老远看着陈子凡“三皇子,你不会那么无聊吧。”陈芊羽装傻。

    “方才在母亲面前不是说我将你赶出去的?”

    “没有没有,我可什么都没说。”陈芊羽矢口否认。

    “你的脸皮当真比城墙还厚。”

    “……”陈芊羽一脸尴尬。

    “对不起啊,我没想到母后会这么大反应。”陈芊羽放下身段道歉。

    “对不起?你觉得我会因为这句对不起既往不咎?”陈子年轻笑。

    陈芊羽像是没听懂陈子年的话中话一样,拼命地点头。

    看着站在门口拖着包袱,抱着被褥一直点头的陈芊羽,陈子年瞬间气笑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是准备耍赖了是吧,他偏不如她的愿。

    “你过来。”陈子年招手。

    陈芊羽慢慢挪了过去。

    陈芊羽故作轻松地站定“夫君有何吩咐啊。”

    “咳……”陈子年捂着嘴巴控制自己,这个陈芊羽是头脑混乱了吗,这个称呼让他差点忍不住上去暴打她一顿。

    但最终他还是忍住了,冷静!冷静!

    陈子年坐直身子“我有事问你。”

    “夫君请说。”陈芊羽放下手上的东西,她一直站着还提着这这些东西,累死她了。

    “我问你你要如实回答。”

    “请说。”

    “你当时救邱颖月时是什么动作,你怎么懂的?”

    “哦,那个啊!那是海姆立克急救法,说了你也不懂。”

    “海母?”

    “是海姆立克!”

    “你怎么会懂?这方法前所未有,闻所未闻。”

    “这是我小时候在古书中看到。”陈芊羽随便扯了个谎。

    “是何奇书,我怎么没见过,而且这种有伤风化的方法要是对方是异性呢?”陈子年坐直身子,严肃地盯着陈芊羽。

    “照样救呀,况且医者父母心,救人没有性别之分。”陈芊羽坦然地道。

    陈子年的脸瞬间变成了变天,乌云密布。

    陈芊羽不明所以,自己怎么又招惹他了?方才晴空万里,现在说变就变。

    “你再说一次。”陈子年隐隐有发怒的迹象。

    无奈陈芊羽根本没有读懂陈子年的情绪变化,不知死活地答道“当然,无论同性异性,我都会救,并且……”

    “出去!”陈子年断陈芊羽。

    “啊?”陈芊羽疑惑。

    陈芊羽终于看清了陈子年暴怒之前的脸,灰溜溜地跑了出去,保命要紧。

    。